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来是被先皇收进宫来了,宫门一进深似海,怪不得四十年前那些江湖人什麽都没找到。
  从此後宫日日风生水起,不到两年时间,大部分嫔妃生病殁,本来就不多的皇子先後夭折,而先皇对皇祖母已到了痴情迷恋的地步,对後宫这一切视而不见,独宠佳人,夜夜笙歌,一年後就封为皇後,再一年後,她生下父皇,父皇成了唯一的皇子。
  五年前他查到这些事也是吃惊不小。唯一幸甚的是皇祖母并没有干预朝政,不然这江山估计也早就改姓萧了。
  竺修之想着,这难道就是牵挂和隐忍,为了蓝儿,他觉得这种周全的感觉很好。
  竺修之经过传唤,等候,终於在半炷香後见到了刚沐浴完,披散着一头长发,着一身淡雅飘逸宫装的皇祖母,她在宫女的扶持下,风情万种的坐在了首位。
  竺修之请了一下安,即坐在她对面,自是吃了起来,对她的容貌已是习以为常。自他有记忆以来,皇祖母好象就没有老过,装扮地时而妖艳,时而清沌,即使已升极为皇太後十多年,她仍旧是後宫最美丽、最妖娆、最有风韵、最有威慑力的女人。
  而且他早已有心理准备,现在父皇和她看起来更象兄妹,再过十年,也许父皇和她就象父亲与女儿,而他与皇祖母就象兄妹了。
  古人云,老而不死,谓为“妖”,所以自从他知道四十年前她的江湖事後,加上他母妃的事,对她就更多了份疏远,而且绝不插手及调查任何和皇祖母沾边的事。
  萧静容看着对面自顾进餐的之儿,从小就对他特别照顾和关爱,也不见这小子对她有什麽不同,依旧是清冷如冰山,连个好脸色都没有,如果换成别的皇孙儿,估计早就变着法儿逗自己开心了。
  萧静容微微叹了口气,四十年转眼就过了,她当初立下血誓要讨回的东西,已越来越接近成功,可看着眼前清冷无欲的之儿,她突然感到有丝疲倦了!
  作家的话:
  弱弱地说一声,本文这月将要入V了,具体哪天不知道!
  希望能得到各位亲亲一如既往的支持和推荐,谢谢!谢谢!


☆、(12鮮幣)27、投懷送抱的豔福(H~

  竺修之习惯性地吃完相对无言的晚餐,就告退了出来。
  从小到大,皇祖母每隔几天就会让他一起吃饭,或一起坐坐。小时候频率还高些,基本上三五天就要到皇祖母的瑞祥宫请安,慢慢长大後,时间间隔就慢慢长了起来,十天,半月的,到近年的一两个月来请一次安,吃餐祖孙俩的家常饭。
  皇祖母近年来看他的眼光和看父皇差不多了,皇祖母最爱的人是父皇,一来是她唯一的儿子,二来父皇和先皇长得非常相像,先皇在世时,皇祖母虽然手段狠辣,但对先皇确实算是恩爱,两人如胶似漆不说,皇祖母还非常照顾先皇的身体,先皇仙去时,皇祖母的悲痛也不是假的,而且她的那几缕白发就是在那时长出来的。
  而且皇祖母偶尔扫过他的眼神比她看任何人都慈祥,有时却有着矛盾,皇祖母到底在想什麽?
  竺修之摇摇头,甩去心中的疑惑。一个纵身跃上了屋顶,如离了弦的箭,急速地向宫外飞去。在城门口时,发现大哥急冲冲地往皇後的住处走去。他今天什麽也没对父皇说,希望皇後不要自乱阵脚,毁了大哥才好。
  他心中全是他想了一整天的蓝儿,一点都不想管闲事,往王府飞奔而去。
  *
  湛蓝看到竺修之进入房门,就急忙跑过去,太着急了,以致於踩到了自己的裙摆,快要跌倒时,竺修之转眼就把佳人抱入怀中,对进门就有飞来艳福享受非常的开心。
  他双手立时各占其位,左手搂着她的腰,把她压向自己,让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双峰紧紧地挤着自己的前胸,右手一直往下探到她的俏臀,揉捏着,还让她贴向自己瞬间进入作战状态的坚硬。满怀的幽香软玉让他一天的郁闷不翼而飞。
  湛蓝又气又恼,好象是她急着投怀送抱似的,重生快一个月了,她对这长及脚背的裙子一直很难适应,时不时在要被绊几下。
  她被竺修之紧紧地抱着贴合着他,耳边是他灼热的吐气,鼻间是他清爽而阳刚的男性气息,还淡淡地隐着一丝好闻的草药味,感受着他温暖而有力有胸臂,还有就是下面已经茁壮的男根正抵着她的腹部……
  湛蓝原本就变得酥软而敏感的身体,连挣紮都没有,任他抱着自己,让他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自己。
  她抬起头,想问问他关於她的身体,却看到竺修之正眼神温柔地看着他,至於他的表情,湛蓝省去,他的面瘫症还没有解冻的迹象。
  竺修之看着眼前佳人,她眼神明亮妩媚,正勾魂似的看着他,流转间,他的魂魄都好象被吸走了,双颊泛着桃红,莹润红艳而略显丰厚的嘴唇嘟翘着,他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接触瞬间的柔软和香甜,让他想占有的更多,他时而啃着她的双唇,时而唇对唇的磨擦着……
  湛蓝在竺修之吻上她的一刹那,如电流击过全身,一个轻颤,一声“嘤唔”後,就酥软无力地倒在了竺修之身上。
  她感受着他的激情,好象要她一同燃烧一样,啃咬磨擦着的她的双唇,一只手大力抚摸挤压着她臀部的同时,还把她往上托着,好让他灼热的坚挺抵着她的私处,一只手从背後转到她胸前,隔着衣服,揉捏着……
  湛蓝被他多处点火,人都好象要化成一汪春水了,她禁不住呻吟出来……
  竺修之在她呻吟张嘴之际,一条湿滑温热的舌头如灵蛇般窜了进去,先在里面扫了一遍,粘着她滑腻的小香舌磨着,她逃他追着,吸住了交缠几下,再放开她,让她逃他追……越吻觉得越喜欢,越吻越来劲,昨晚蓝儿睡得迷糊了,还是现在醒着好玩,舌尖相啄相磨的温馨和酥软一直传到他心里……
  湛蓝被吻的早已不知今夕何夕了,又酥又麻,柔弱无骨的摊在他身上,全靠竺修之的手托着她。当她被吻得透不过来时,他就会故意放松一下让她呼口气,然後继续侵占她的小嘴,戏弄她的小舌,让她又酥又痒的直想逃避……
  竺修之看着眼神迷离的湛蓝,嘴角划过一丝充满成就感的笑意,只可惜某人已陷在他的热吻里不能自拔而没发现。
  仅仅吻着她已不能满足他勃发的欲望,他灼热的坚挺狠狠顶着她在双腿间,并用左手托着她的臀部上下磨着,隔着薄薄的夏装一直揉捏她双峰的右手,开始解她的衣扣、肚兜。
  当他的手终於握着捏着其中一只大玉桃时,掌中细腻、柔滑、弹性、丰盈的触感让他勃发的欲望尤如火上浇油,他放开那条爱逃避的小舌,吻上她可爱的小鼻子,迷离妩媚的双眼,再到她的耳边,当他吻着她粉嫩的耳垂时,怀里传来她不可抑制的轻颤,原来她这里也很敏感,他坏坏的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舔着,轻啃着,让她不断发出娇笑、低吟……
  他托高她的身体,亲吻着她有着优美弧度的玉颈,轻啃她小巧的喉节,还有两边性感迷人的锁骨……
  终於在他含住她嫩粉色的桃尖轻咬时,湛蓝被这强烈的酥麻刺激睁开眼来,她只看到一颗黑色的头正在她胸前耕耘,而自己早已衣衫大开,只可怜地挂在自己的手臂上,肚兜也不翼而飞,而自己正坐在他的手上,双腿间抵着他灼热的硕大……
  自己居然被他吻得这麽沈醉了,她扭动酥软的着身子,挥动着无力的双手,想要挣脱他的搂抱,想要推开粘在她胸前的头,当然是蚍蜉撼大树,纹丝不动。
  竺修之感觉到湛蓝的推搡,她的扭动磨得他的男根好舒服,丝滑丝滑的……他又快速地轻咬着她的嫩尖,一下左边,一下右边,而且左手托着她更紧了,让她扭着,磨着他……
  湛蓝被他又吻又啃又揉捏得娇喘连连,酥麻不断,春水泛滥,刚才的一丝清醒,又在竺修之的狂轰下渐渐迷失……
  竺修之看着又酥软的摊在他手上湛蓝,嘴仍旧舍不得停下,不断地吸咬着,拱着大玉桃,右手往下探去,摸着她的裙腰,在她的沈沦间,她的腰带已要他手中变成碎布片飘下。他左过换过右手,把她的裙子、底裤褪了下来,顺便解下了自己的裤腰带,灼热的坚挺瞬间跳蹦出来。
  他双手抱起她,分开她的双腿,让他的男根磨擦着她早已春水泛滥的私处,慢慢地顶开她的两片花瓣,由於她春水的浸润,他毫不费力的上下滑动着,磨擦着她大开的沟壑,她粉嫩的花蕊,光滑湿热的触感,让他恨不得马上就能冲锋陷进去……
  一阵阵快感,骚痒,灼热,伴着一丝丝空虚从两腿间传来,湛蓝难耐着配合着竺修之上下滑动着,扭动着,寻找着更多的满足,她嘴里发出不满的低吟,只觉得下面越来越湿热滑腻,越来越想被填满……
  可怜的小红帽怎麽斗得过狡猾饥饿的大灰狼……


☆、(7鮮幣)28、投懷送抱的豔福(H^…^(2)

  湛蓝被竺修之逗弄得既酥软无力,又骚痒空虚,只能随着竺修之的上下托送而滑动着,扭动着,嘴里是迷恋而又不满足的低吟,“哦……哦……嗯……”
  竺修之看着随着滑动而上下荡漾着的大玉桃,翻起一阵阵白花花的乳浪,那被他啃咬多时的小嫩尖变成了红艳艳的小樱桃,原本淡粉色的乳晕也转成了桃红色,点缀在白花花的乳浪中,上下跳跃着,强烈的冲击着他的感官……
  他觉得现在的蓝儿比以前要妖艳、妩媚,尤其是那勾人心魂的眼神,让他不由自主地热血沸腾,而且她的身体比昨晚的还要敏感、热情,一对大玉桃更是好象又长大了,原本就丰满盈实润滑,现在手感更好了,更有弹性,更光滑细腻,小桃尖也变得更坚挺晶润,耸立在上面,引人采撷……
  他的坚挺涨得越来越难受,好象要暴裂一般,这是他从没有过的感觉,他低头看了一眼两人紧密相贴的地方,发现自己的蘑菇头涨大不少,原本是鸡蛋大小的,现在涨成鸭蛋大小了,被她的春水浸润的红艳晶莹,男根上一条条青经突起交错,比之前晚也增大了几分,难道和心爱的女人春宫,连老二都会第二次发育?
  不过他已经顾不了湛蓝和自己的身体突变,眼中全是湛蓝上下跳脱的乳浪,耳中是她的娇喘低吟,脑中是昨晚进入她体内的紧致丝滑……
  他微微调整湛蓝的姿势,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用他鸭蛋大的蘑菇头对着湛蓝的小肉口厮磨,顶端那种丝滑、火热的感觉让他越磨越快,他很想立刻就顶插进去,但是看着比昨晚大了一号的男根,他怕伤了她,只能继续磨着,磨着,任她春水泛滥……
  湛蓝觉得自己的胸部涨得难受,还好有竺修之的揉搓、吸咬让她缓解酥麻,而且胸部上下荡漾着,她既觉得太淫荡,又很舒服,但这一切在竺修之抵着她小洞口快速磨擦时,变得都是浮云!
  光滑而灸热的龟头在她小洞口处打转,来回滑动,逗弄得她春水直流,小肉洞一张一翕的……
  湛蓝全身的意念仿佛都在下面的小肉洞周围,她双手扳着竺修之的肩膀,坐在他手上,配合着他的节凑转动着,无意识地“哦……嗯啊……啊……”低吟着,任酥酥麻麻的快感从两人相磨的地方传遍全身……
  很快,她就感觉要崩溃了,快感越积越多,这种过门而不入的空虚也越积越多,她好想被插被顶被填满……
  竺修之看着变得有些扭动、有些燥动的湛蓝,知道他磨的她快要受不了,他的蘑菇头对准她的小肉洞口,双手抱着她一用力,整个头滑进去了,让他紧绷的神经终於歇了一口气……
  “啊……”,一阵剧烈的涨痛,湛蓝禁不住紧绷身体,低呼出声。
  竺修之随着她的低呼,也紧跟着“啊……哦……”,又是甜蜜,又是痛苦,原来他就被她夹得很紧,那种想全根而进,重重而顶的欲望折腾着他,湛蓝的小肉洞随着她的紧绷,急促收缩,他才刚刚享受一点福利的蘑菇头都快要被她夹断了,湛蓝的收缩力怎麽比昨晚要大这麽多?如果他的老二也要呼吸的话,估计这一下就窒息了……
  湛蓝痛得睁开她迷离的眼,首先看到的是竺修之身後虚掩的房门,哦!天啊!为什麽?难道进行了这麽久,他们一直都在门边?他一直都是抱着她的?
  她看到了一脸痛苦的竺修之,正双眼深遂通红地看着她,她也不好过啊,下面被她插得又涨又痛,都好象要撕裂了,比昨晚更甚,难道他也变“丰满”了……
  而且她又看到身後的门了,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知何时被脱地光光的身子,羞愧的要死,趴在他肩上,低喃到,“到床上去好吗?”
  湛蓝讲话时一丝丝温暖骚痒的热气萦绕在他的耳边,惹得他一个轻颤,更让他愉悦的是湛蓝没拒绝他……
  当湛蓝反应过来时,她已在躺在床上,而她身上,压着他,已全身光裸了……
  这是神的速度啊,而他下面,也真是神才能有的“神棍”了……


☆、(12鮮幣)29、投懷送抱的豔福(H^…^(3)

  湛蓝看着竺修之专注而深情的眼睛,闭上了媚眼,把自己交给他吧……沈沦吧……
  竺修之温柔地吻着她,从眉往下,到双峰,一点都没落下,一边还用手轻轻地按抚着两人相交的地方,直到感觉她放轻松了,不断低吟扭动着,他才试着轻轻磨动他的大龟头,里面紧致的让他连连闷哼,卡得他的龟头好紧,比昨晚还紧……太舒服了……太痛苦了……
  真是个小妖精,而下面真是个妖穴!
  他提着臀,配合她扭动的腰,只轻轻地在里面磨着,春水又汩汩而出,他难耐的往里慢慢推进着,里面紧致的好象龟头都能感觉到她肉壁的褶皱了,被他慢慢划过,撑开、舒展,然後再紧紧地包裹吸咐着他……
  湛蓝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洞口被填塞得太严实,太涨了,她嘴小,怎麽能吃进一个巨无霸?撕开般地涨痛伴着阵阵燥热,丝丝酥软缠绕着她,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她扭动着臀部,嘴里还不时的喊着,“啊……不……要啊……嗯啊……”竺修之不明白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但是他要,箭已上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73 143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