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底是龙根显现的转变?还是与蓝儿的房事获得的益处?他心底最疑惑的还是蓝儿。
  他之前与那几位妾氏行房时,宫里的嬷嬷都是事先为她们准备好微量的春药,用以减轻她们的涨痛,获得更好的快感和对他更好的服侍,然新婚之夜的冷岚显然没有背景靠山,没人为她准备和提醒,以致於断气在他身下。现在蓝儿也同样身中媚药,他们只做了一次,他却显现了只是传说的龙根。
  是蓝儿身体的原因?还是皇祖母所下媚药的原因?
  他运功让体内真气游走了一圈,现在的他不但破了一直突破不了的第六层,而且连升三级,他估计目前的功力已到了第八层。
  他眉头一皱,想到三年前和尚也到了第七层,但他说此“神随功”,虽然功法高深,掌法、剑法精妙,但他只能挤身武林前八而已,如果想到达到顶峰,必须得九级以上,才能真正的达到人掌剑合一,人随心动。
  虽然他还有一关,但越到最後,越难突破,如果不是得益於蓝儿,他到老和尚的年纪,估计也就七、八关而已,然据老和尚说,此法传历至今,还没有人能练至第九层,到第八层已是凤毛鳞角,能独步武林,那麽他现在在武林的排名在第三名左右。
  万一他真得查到了什麽,现在是否有能力自保和保护蓝儿?已经三年没有见到老和尚了,是联系他的时候了。
  当初他碰到和尚时才六岁吧,母後死後,虽然有皇祖母照顾,但总有人捧高踩低,欺负他年幼无知。
  那年,他和三哥在一起偷偷溜进父皇的寝宫玩耍,三哥打破了父皇最心爱的玉钗,三哥却推脱是他,最让他小小年纪受不了的是,自己宫里的管事太监明明跟在他们身後知晓情况,不仅无视,居然还向父皇指正是他摔破的。
  那晚,父皇狂怒,年幼的他被罚跪祖祠。他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那晚的情景。
  晚上,宫女太监收拾好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他一人跪在一大堆牌位面前。烛火油灯不再朦胧可爱,那闪烁跳跃的火焰好象不断散发着阴深的气息,墙上一张张逼真的画象,好象随时都会走下来,旁边一尊尊栩栩如生的雕象,好象随时会出现在他身後,黑影绰绰,好象随时会扑将过来,整个祖祠静得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声,偶尔烛火爆蕊的“哔啵”声都能传得很远,然後他又听见更加寂静的回音,象极了女人幽怨的叹息声……
  那时他才六岁,太小了,他害怕,恐惧的浑身发抖,从母妃死後,再多的委屈和伤害他都没哭过,那晚他却吓得双眼都是泪水,低低的呜咽……
  但是那哭声传回来的回音,却更让人恐惧……他找了个墙角,抱着身子蹲了下去……
  突然,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小施主,为何深液在此哭泣?”
  他就着摇曳烛光,看到一个约四十岁上下的和尚,正和蔼的看着他,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扑了过去,抱着他的大腿,抽咽着……
  这个场景经常在他脑中浮现,想想那时自己真的太小,太害怕了,也不想想一个和尚怎麽会深液出现在皇宫,更何况还是皇家重地…………祖祠,他一看是个和尚,就把人家当好人了。
  他紧紧地抱着和尚的大腿,从他大腿传来的温暖,他又象是抱着母妃的腿般,委屈地道:“父皇冤枉了之儿,其实不是之儿摔碎玉钗的,父皇还罚之儿在此一夜!”
  “之儿不哭,你是个好孩子!”说着,和尚摸着他的头,轻拍着他的背,等他情绪缓和,放松了,和尚才抱起他。
  没过几天,和尚又来找他,告诉他,他居然没一会儿就在和尚怀里睡着了,而且手还紧紧地拽着和尚的袖子,还弄得他一身的眼泪和鼻涕。
  所以和尚被迫到天快亮时才放下他走的,然後还说,那一次由於天色都将明了,他还差一点被皇宫侍卫发现,丢了半条老命。
  和尚说了一大堆後,问他要不要学武,“之儿,想要学功夫不?”
  他当时二话不说就点头了,没有一技傍身,在这弱肉强食的皇宫,他如何能做到母妃要求的“寿终正寝”。
  他当即跪了下来,叫了声“师傅!”却被和尚拉了起来。
  “之儿,你别以为和尚我这张脸看着还嫩,其实做你祖父已卓卓有余。我与你皇祖父有些渊源,你叫我师傅,辈份算是乱了,还是直接叫我‘和尚’吧!”
  他随即点头,而且当时就问了和尚那时在祖祠是不是去看皇祖父的,但和尚没说,他记得他後来又问过一次,和尚也还是没说,所以他後来就没再问了。
  对於和尚的神出鬼没,对皇宫如入无人之境一点都没问过,而且和尚对皇宫地形比从小在皇宫长大的他还要熟悉。不管和尚是谁,祖祠的那一晚,和尚在他心中就是他的亲人。
  此後两年,和尚每隔十天半月来一次,教他打坐,教他内功心法,两年以後,经常是一、两个月来看他一次,传授他掌法、剑术,他就故意做错动作,和尚就会骂,“明明是块学武的好料,怎麽会这麽笨!”那时他就会连着好几晚来教他。
  有时,和尚也会和他讲讲江湖上的能人趣事,讲讲门规帮派,教他一些旁学,比如医术、用毒、易容、机关等。
  十年前,他觉得和尚就是神仙,不仅在恐惧的祖祠中救了他,而且没有什麽不会的。他也真的用心刻苦在学,除了功夫外,他挑了医毒术,母妃病逝的疑惑,随着他的长大,也跟着增加。
  其实现在真相就在眼前,但捅破了又如何?皇宫的弱肉强食古来就有,只叹母妃没靠山,不够强。
  竺修之看着已然跳出朝霞的红日,向书房走去。他终於也有了要保护的人!


☆、(12鮮幣)32、龍族刺身族神女族

  韩枫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後的王爷,一愣,王爷的功力居然提升如斯,他都快到了背後自己才能发觉,虽然自己在王府有些大意,但王爷的功力离顶峰已不远了,随即道:“恭喜王爷!”
  竺修之看着韩枫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好心情得以保持,韩枫和他的功力一直在伯仲之间,有时两人出去办事,不管有意还无意,总会较劲几个回合,双方都有输赢,但以後将会改写了,“即使羡慕嫉妒也不要这麽明显的放在脸上。”
  说完走到书架阵前,去搜看藏书。
  韩枫闻言又是一愣,看着他在书架前来回的背影,难道王爷功力突破了,连冰冻的脑袋也突破了,这是他跟随王爷以来听到王爷讲得最长一句话,有十八个字哩!而且还是在讲闲话,讲废话,他以前连吩咐自己办事时都没说过这麽长的话,更甚者,王爷是在调侃他……
  韩枫不太敢确定自己是否还在作梦,他偷偷拧了一把大腿,“!……”痛死了,拧自己还这麽用力,他鄙视了一下自己,同时确定王爷今天的心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
  他暗暗地想,看来王爷昨晚相当的满足,今天王妃估计又要在床上休息一天了。想到王妃,他就想到前晚听到的活春宫,王妃销魂到骨子的呻吟,他就浑身燥热,他已经连着两晚梦到那些那娇喘低吟了,梦到王妃白嫩丰满的身体在自己身下颤动,她柔弱无骨的玉手抚摸着自己,自己揉捏啃咬着她丰盈的大玉桃,在她身体里驰骋,狠狠的顶,狠狠抽插,王妃不断地发出满足销魂地呻吟,直到一阵愉悦酥软的激射,湿了一大片裤裆後自己才惊醒过来。然而早上醒来,他照样一柱擎天,意想连连……
  他一甩头,平复了一下情绪,如果让王爷发现了他这点心思,知道了他的春梦,他肯定会被王爷制成药人的。
  “王爷,你在找什麽?”韩枫看着王爷在一列列书架前搜寻,有点纳闷了,这两天不是每天起来都抄写那本被王妃糊烂的医书麽?
  竺修之看着诺多的书架,两人找确实比一人快,而且他出身江湖,比他还博闻,“你对传说中的龙族知道多少?”
  韩枫对於王爷今天的反常,已经有点适应了,虽然王爷问的奇怪,但他已相当的淡定,“我以前听师傅闲谈时讲起过,龙族的传说早在上千年前,当时还有刺身族和神女族,称为三大神族。”
  竺修之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他比自己了解的还多,他就不知道还有刺身族和神女族。
  “我师傅说那其实也只是个神话传说而已。传说龙族和刺身族的传承以男性为主,龙族的男性命根在勃起时会有条条青筋凸起,盘旋缠绵,汇於龟头下,象条条小龙;而刺身族的男性命根在勃起时上面则会浮出很多的小肉粒,整根象长满了小肉刺。传闻两大神族为了得到神女族的女性,常年战乱不断,後来不知过了多少年,三大家族都销声匿迹了。”
  竺修之纳闷,“他们为什麽一定要得到神女的女性?”
  “听说不管是龙族还是刺身族,想到真正得到命根上的传承,不但对本身的血统有要求,而且必须与神女的女性结合,不仅是肉身,还要真正的爱恋上对方,才能真正的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麽?”竺修之暗忖,原来传说是真的,难道自己是龙族的後人,而冷岚是神女的後人,然後他爱上了蓝儿,所以他得以传承?
  “是的,族徽显现後,不仅功力大增,而且还会有别的益处。”
  “哦,都会有哪些什麽益处?”竺修之不经意地问。
  韩枫摇摇头,“这个估计连我师傅都不知道。”
  竺修之皱了一下眉,“传说都流传了上千年,这些族的後代估计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这下韩枫点点头,道:“是的,而且经过上千年的婚配,血统早已混乱希薄,现在如果龙族或刺身族的後人和神女族的後人结合,估计也显现不出他们的族徽了!”
  竺修之眉头一皱,“那是为何?”
  “师傅说血统太希薄,唤不醒体内的神识!除非……”
  “除非什麽……”
  韩枫双手一摊,“好象是除非双方结合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等血统纯净到一定程度了,才有可能。师傅估计当时也只觉得好玩,才说於我听的,对於这种神话般的传说,我还真没往心里去,反正差不多就这样了。”
  韩枫的师傅是谁,竺修之至今没问过,而韩枫怕辱没了师尊,也从没提起过,能教出如此武功高强的韩枫,估计也是世外高人。
  竺修之心想,对於这个传说,老和尚肯定知道,好象很少有老和尚不知道的事!
  韩枫虽然纳闷王爷突然问这个传说,但也不便多说,他道:“王爷,还要找书不?”
  竺修之想不起哪里看到过关於龙族的传说,看看後面层叠的书架,点点头!
  当他们劳而无获从书架阵转出来时,太阳已照着窗户满窗了。
  竺修之坐在了书桌前,翻起了医书,他有些隐忧,蓝儿的身体怎麽会这样?他对闲杂时喜欢擦拭长剑的韩枫道,“从现在起父皇交代的事先缓一缓,你查一查各後宫妃子死时情况!”
  韩枫诧异道,“无论何种死法?”
  竺修之沈默地点点头,“如果我没记错,很多妃子死时都是圣眷正隆的。”
  韩枫很无奈的说了声“好!”他是大男人啊,虽然他以前风流事不少,而且现在也帮宫里头那位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但要他去查後宫的女人,哎,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杀人更方便。
  突然,他又听道,“你对媚药了解多少?”
  韩枫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爷,这是王爷问的?这是天下红雨了?今天的王爷不仅脾气好,话多,而且问题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他脑中灵光一闪,难道王爷要对王妃用这个药?
  “王爷,那几位妾氏用的媚药不是从我这里取的,如果王妃需……”
  韩枫话还没说完,竺修之就一个冷眼冰刀射了过去,她们怎麽可以和蓝儿相提并论,而且蓝儿才不需要这种东西,她的蓝儿本身就是一剂强烈的媚药……,不过现在蓝儿明显中了媚毒……
  韩枫被他射过来的冰刀冻得一个哆嗦,果然功力高深了,连冰刀的威力也大大地增强了。希望他这座冰山能在王妃的温柔乡里早日融化。
  竺修之复问,“你对媚药了解多少?”
  韩枫摇摇头,“了解得不多,也就知道青楼常用的那几种!”
  他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哪还需要用媚药,而且他的床上功夫就是最好的媚药,以前女人在他跨下都是欲仙欲死,又哭又叫的。不过想想还真没听到过王妃娇喘低吟这麽好听的。
  不能提王妃,他就不提,他想想还不行麽?前晚王爷真的没对王妃用媚药?昨晚有没有用?王妃怎麽承受得了王爷传说中硕大的老二,难得传闻有误?还是王妃的小肉洞尺寸异於常人的大,不过王妃新婚夜不是被王爷伤得十天下不了床麽?难道是王妃的小肉洞容纳性、紧致性太好……


☆、(15鮮幣)33、佳人出浴的美圖(H^…^

  湛蓝听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古代的生态环境就是好,她隔着早已让绿菌打开的窗户往外看去,蓝蓝的天,洁白的云,阳光洒在树上,一片淡金色,风吹着,传来“沙沙”地轻响,她似乎都能闻到外面的花香。
  她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真舒服!不行了,她睡在他怀里越来越踏实,越来越习惯了。这一睡,应该又快到中午了吧!算了,她安慰自己,反正是他的王妃,而且自己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了,她也不可能再穿越回去……
  湛蓝觉得今天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可思议的好,按理说,她昨晚被他折腾了这麽久,应该精疲力竭,浑身酸痛才对,她虽然还是酥软慵懒,但居然通体舒畅,毫无不适,而且重点是她下体私处除了有点粘湿,竟然没有象昨天起床和昨天晚上一样的涨痛撕裂感,这怎麽可能呢?
  她掀开薄被,被下的自己全裸着,首先入眼的是玉雕般的双乳,晶莹细腻光滑地泛着玉脂般的柔光,挺立地乳头象两颗粉色的小珍珠,点缀在上面,湛蓝都不敢大口呼吸,怕惊动了自己胸前的一对玉乳,即使身为女人,而且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她也禁不住着迷了。
  她迅速浏览了一下全身,发现被竺修之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07 148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