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眸中的冷意渐渐凝结,她垂眸掩饰,曲膝福身,冷漠疏离道:“安少爷。”

徐婉清今日穿着紫罗兰牡丹花纹锦长衣,翠蓝马面裙,整个人显得清新淡雅,柔美大方,看着安允的眼神更是透着掩饰不住的欢喜,此刻见亦萱对安允这样冷漠,不由蹙眉,嗔道:“什么安少爷,他是你表哥。”

亦萱见不得徐婉清这幅欢喜的模样。

上一世徐婉清就欢喜安允,心心念念要把她嫁给安允,所以一直把安允当亲生儿子看待,安允也因为感念徐婉清恩情,才会遵守她的遗言娶她为妻,这一世难道还要这样吗?

她才不要!

☆★☆★☆★

新书榜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五章安允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桃花扇!

☆★☆★☆★

安允明显感受到了亦萱对他的排斥和疏离,开始她盯着他看的时候,他以为她也和以往那些女孩子一样,是被他外貌所迷,心中还微微有些恼火。

可后来他才发现她的眼神里透着的不是惊艳和痴迷,而是冰冷,就像冬日尚未结冰的湖面,看着温和,实则蕴含蚀骨寒意。

这样的大艳阳天,他竟被她的眼神看的生生打了个冷颤,等他凝眸去确认的时候,她的目光已经平和,不见一丝一毫的情绪。

“二娘三娘,这是你们安表哥,快过来行礼!”亦萱故意去扯躲在身后的赵亦云和赵亦月。

赵亦云的脸色涨得通红,看着眼前长得如此好看的少年,小心肝“噗通噗通”乱跳,局促地上前鞠了礼,痴痴道:“允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

“三娘,不准胡说八道!”站在一旁的香姨娘吓坏了,连忙出声阻止,那样子恨不得上前捂住赵亦云的嘴。

老夫人眉头微蹙,也是不赞同的样子。

安允的脸就更加黑如锅底,不过好在他素质良好,很快恢复一张笑脸,淡漠又疏离道:“谢谢。”

亦萱瞧着安允眉宇间的郁色,不厚道地笑了下,她知道安允虽然长得好看,却向来讨厌别人拿他的外貌说事。

安允正好瞥见亦萱的笑容,心里一堵,眉头紧锁。

赵亦月则安安分分地上前行了礼,脑袋始终低垂着,但亦萱明显看到她的耳根子发了红。

午膳自然是在寿安堂用膳。

经过刚刚那个小插曲,赵亦云就不敢去看安允了,只黏着亦萱。

本来还很委屈的模样,一看到饭桌上的吃食,便恢复了笑脸,把刚刚的事情丢到爪哇国去了。

安少爷长得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是不是?她还是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和大姐姐在一起吃东西才最要紧!

有赵亦云黏着她,亦萱觉得轻松了不少,总算可以拿照顾赵亦云当借口不去和安允寒暄,天知道她只要看到他心里就堵得慌!

“允哥儿,安老夫人和安夫人怎么没随你一起来?”徐婉清用筷子夹了菜堆到安允的碗里,柔声问道。

安允颔首谢过,便回道:“祖母她老人家最近身子不爽,从清州到京城路途遥远,舟车劳顿对她老人家身子无益,我便让她在家好好休养,母亲要照顾祖母,也不便随行。”

“你祖母病了?可要紧?”老夫人和安老夫人一直感情不错,闻言担忧地问道。

安允宽慰地摇摇头,道:“谢姨祖母关心,祖母她老人家没什么大碍,只是清州最近多雨,祖母的风湿患了,是老毛病了,吃几贴药便好。”

老夫人这才放心下来。

徐婉清赞赏道:“允哥儿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这么远的路途竟也不要人陪着,只带了一个小厮,你才十五岁而已。看看我家元娘,都十岁了,却还要跟我一起睡觉。唉,也不知她哪天才能懂事。”

亦萱本来目不斜视地替赵亦云和自己夹菜,吃得欢畅间猛地听徐婉清提起自己,差点没有被骨头呛到。

“母亲,你在说什么?”她心中又是窘迫又是恼火,根本不想叫安允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儿。

徐婉清一副“难道不是吗?”的表情看着亦萱,叫亦萱脸都涨红了。

安允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唇角,淡淡道:“萱表妹年纪还小,等长大了自然就会懂事了。再者她粘着您亲近您,可见她是个孝顺的,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徐婉清闻言,轻轻笑出了声。

亦萱嫌恶地瞪了眼安允,暗骂道:就你会说好听话!

她不想搭理他们,埋头吃饭,装作看不到听不到。

一顿饭吃完,徐婉清叫亦萱带安允去府中四处逛逛,亦萱推辞道今日还要陪老夫人礼佛,不方便陪同。老夫人便说待客重要,让她歇一天。

亦萱很苦恼,只好应了,却在出了屋子的时候,将赵亦云和赵亦月拽过来陪安允,自己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晚上吃完晚膳,她更是一句话都没多说,就带着瑞珠和芮旭先行回了葳廷轩。

亦萱坐在梳妆台上,瑞珠帮她卸下双髻上的花穗钗,又将双髻放下来,拿一柄绘美人图案象牙梳替她轻轻按摩头皮,再一梳而下。

“姑娘,你很讨厌安少爷吗?”瑞珠突然问道。

“啊?”亦萱吓了一跳,一回头,害的瑞珠手上的梳子都掉在了地上。

瑞珠叹了口气,蹲下身去捡,又站起来盯着亦萱看道:“难道不是吗?二姑娘和三姑娘都想着往上凑,奴婢也觉着安少爷是个温润有礼的翩翩公子,可只有您,似乎对安少爷避之不及。”

亦萱咬着唇,嫣红的唇咬出一道白痕,“男女授受不亲,我与他非亲非故,干什么要走的那么近?”

瑞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可他算是表少爷,您不是也和徐府的表少爷们走得很近么?”

“那不一样,我与表哥们从小认识,但他是谁啊?凭空冒出来的而已,在我眼里就是个外男,我才不想自己声誉受损!”

瞧亦萱说得坚定,瑞珠也没了法子,她倒从来不知道姑娘对男女大防这么看重,看来是真的长大了不少。

“只可怜了安少爷,奴婢瞧着他被您嫌弃的样子,怪无辜的。”

亦萱“扑哧”一笑,回头捏了捏她的腰,坏笑道:“看来你也思春了,瞧着他长得好看舍不得他受委屈是不是?!”

瑞珠一痒,反应很大地往后退了数步,愤愤地瞪着亦萱,“姑娘!不带突然袭击的!”

亦萱“咯咯”发笑,今日一整天因为安允而憋闷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缓解。

她那么在乎干什么?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人生在世想那些没用的有什么意思?只要她这一世离得安允远一些,对他冷淡些,她就不信母亲还会强迫她嫁给他。

安允的事儿根本不值一提,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王丽盈母女。

如果她没有算错,离父亲带她去见王丽盈母女的时间已经快了,最多还有十天左右的样子。

她不去想着怎么对付王丽盈她们,在这边为了个没用的男人烦闷,委实无聊透顶。

事实证明,只要心态摆正,安允的到来对她并没有多少影响,她照样每日睡到日上三竿,下午抽出两个时辰陪老夫人礼佛,而安允多半在国子监念书,根本与她碰不到一块儿。

除了赵亦云经常找她跟她嘀咕安允的事儿,大部分时间她都快忘了安允的存在。

因为她又连续坚持地陪老夫人礼佛,老夫人也渐渐对她改观,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不再对她那般漠然,有时候甚至会跟她说一些体己话,连带着对徐婉清的态度也软和了不少。

对此徐婉清又是欣喜又是狐疑,不明白亦萱是何故会有这么大的改变,难道真是摔坏了变了性子?

她担忧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胡嬷嬷,胡嬷嬷安慰她,“夫人,小小姐再过几月便十岁了,老奴听说那些大家族里的小姐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学着管家忙着定亲了!咱们小小姐变得乖巧这是好事,您不要瞎操心,她这一摔,许是自己也明白不能再整日胡闹,调皮捣蛋了。”

徐婉清忧伤地点点头,元娘长大了,她突然很舍不得,总觉得她快要失去她似的。

赵世秋知道了徐婉清的心思,不由哈哈大笑,说:“婉清啊婉清,咱们的元娘总不能永远是个三岁的娃娃,她总要长大总要嫁人的,你该学着放手。”

徐婉清很幽怨很委屈地看了他一眼,粉拳捶着他的胸膛道:“我不依,元娘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就是舍不得!”

赵世秋无奈地拉过她的手,无奈又娇纵道:“好好好,你若是舍不得,那我们便晚几年给元娘定亲。”

徐婉清这才含羞带怯地点点了头,将柔软的身子依靠在赵世秋的胸膛上,商量道:“世秋,我瞧着允哥儿那孩子特别好,懂事理讲分寸,不论才学样貌都是一等一的,除了他庶出的身份,样样都是拔尖的。我想着,等元娘长大了便嫁给他,正好亲上加亲,以后往来也方便。”

赵世秋倒是没料到徐婉清已经考虑到了这方面,沉吟片刻便点头道:“我这几天也见过那孩子两眼,的确是个人才,想必将来前途无量。再加上安老夫人府中我们也比较熟知,的确是门好亲事。不过,元娘毕竟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她的婚事我要慎重考虑,且等我再观察观察,反正元娘还小,不急。”

徐婉清听他这么说,心中欢喜,柔情蜜意道:“恩,都听你的,再观察观察。”说着,染了丹寇的手指在赵世秋胸口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圈圈。

赵世秋捉住她乱动的手,无奈道:“婉清,我……”

“世秋,你都好长时间没有来我这儿了。”徐婉清堵住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幽怨又委屈地抬眸看他。

赵世秋低头,恰好对上徐婉清水汽氤氲的美眸,心中一软,俯首吻了吻她的眉心,解释道:“最近公务繁忙,实在对不住了,婉清。”

徐婉清的脸颊微微发烫,柔软的手臂攀上了赵世秋的脖颈,薄唇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没事,我能体谅的,世秋……”

湿润滚烫的唇贴上了耳垂,叫赵世秋浑身一震,他拉开徐婉清,看着她娇羞柔美的脸,心神激荡,眼神迷离。

翻身将她压在床榻上,霸道又柔情的吻狠狠朝她而去,宽厚的大掌不断揉搓着她娇嫩的身子,点燃一片情|欲。

徐婉清被吻得娇喘连连,身子弓起,难耐地扭动,口中不断低呼着,“世秋,世秋……”

☆★☆★☆★

新书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六章出府

亦萱垫着脚尖站在杌子上,趴在窗户边看院子里盛开的?艳海棠,点点花瓣浓稠似血,盛开在一片粉嫩柔美的花瓣中,尤其得打眼。

这样的景色让她想起了那场漫天的大雪,她的血就如同这海棠花一样,在大雪的映衬下极其妖娆艳丽。

十天了,为什么父亲还不来找她呢?

是不是因为她的重生有些事情的轨迹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拥有的那十年记忆岂不是没有丝毫用处?

心里没由来的烦躁,她胡乱地用手揉着头发,差点抓狂。

赵世秋一进屋的时候便看到穿着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衫,趴在窗户边发呆的小女孩,斜阳洒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一层金光,精致可爱的侧脸让人心生怜惜。

可她突然便抓狂,伸出手揉乱自己的发髻,双髻上的流苏钗也被揉的掉了下来,“啪”地一声清脆响亮。

赵世秋摇摇头,大步上前,朗声道:“谁惹我家元娘生气了?”

亦萱错愕回身,便看到身穿深蓝色葛稠长衫,身姿挺拔,眉目俊朗的赵世秋走了上前,乌黑秀发用碧玉玳瑁束起,抬步大笑间丰神俊朗,意气风发。

“爹爹!”她叫了一声,从杌子上站起身,却差点要摔下去。

还好赵世秋眼疾手快地上前接住了她,抱稳了她,收敛笑意,皱眉训斥道:“没骨头了?差点又要摔下来,我看你上次摔得还不够疼!”

亦萱却没空管那么多,重生而回之后,她从未有一次看到赵世秋是这么兴奋的!

瞪大了眼睛,满脸期待地看着他,脆生生道:“爹爹,你来找元娘干什么?是带元娘出去玩的么?”

赵世秋见她根本不听训斥,反而睁着亮晶晶的眼眸看他,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伸出刮着她的鼻子,虎着脸道:“成天就知道玩,我听你母亲说你变乖了,怎么我瞧着怎么和从前一模一样?哪里乖了?”

亦萱鼓鼓脸,挣扎着从赵世秋身上跳下来,站稳之后才抓着赵世秋的衣摆道:“那爹爹是来找元娘干什么的?”

瞧她板着脸生气的模样,赵世秋十分无奈,随手拉了个凳子坐下来,平视亦萱道:“可真拿你没办法,爹爹的确是来找你出去玩儿的,怎么样,开不开心?”

“为什么呢?”亦萱歪着脑袋,定定地看着赵世秋。

她很想知道,父亲到底是用什么理由叫她去见他的外室和偷养的女儿!

上一世的事情具体她记不清了,只知道父亲有本事让她喜欢上了王丽盈和赵亦柔母女,甚至在最后他带她们回赵府的时候,她都没有出言反对,还满心欢喜地跟母亲说她们两个都是好人。却在最后才知道,那两个不过是狼心狗肺的贱人!

这时候,芮旭端着一套雕绘着荷叶莲藕的红漆小茶盘进了屋子,本是想给赵世秋倒茶,但瞧见亦萱散乱得跟鸡窝一样的头发,不由‘扑哧’笑出了声。

亦萱皱着鼻子,瞪了她一眼,眸中竟是冰冷一片。

芮旭怔了一下,被亦萱的眼神吓倒,想要仔细去辨认的时候,却见亦萱已经恢复如常,对她道:“芮旭姐姐,你先出去吧,守着门不要让人进屋,我和爹爹有话要说。”

赵世秋并没有捕捉到亦萱刚刚眼中一刹那的冰冷,只瞧着她小大人模样地吩咐丫鬟,也不由吃惊亦萱的变化。

看来府中那些人说大姑娘变了,的确是真的。这个女儿,当真让人感觉长大了不少!

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大概为人父母的,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儿女长大成人,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们永远天真活泼像个孩子。

伸手拉过亦萱,道:“爹爹不是怕你在府中呆的无聊么?你瞧你上次爬树爬的摔下来,可不是把你母亲吓坏了!最近你又一直陪祖母礼佛,爹爹心疼你带你出去玩呀!”

说的可真好听!

亦萱心中冷笑,面上却摆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跑去倒了一杯茶递给赵世秋,卖乖道:“爹爹喝茶,爹爹喝茶!”

赵世秋朗声大笑,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