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芮旭眼眶微微发红,没想到亦萱居然会说讨厌她!

瑞珠也是,一脸愕然。

亦萱不理她们,带着哭腔道:“你还我的钥匙!”

芮旭的脸色又是尴尬又是窘迫,憋了半天才从脖子里掏出贴身悬挂的钥匙,却红了眼眶,带着委屈和哽咽道:“可是姑娘,平时都是奴婢保管财物的,瑞珠只是管衣裳器皿的,这……”欲言又止,但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亦萱见芮旭拿出钥匙,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又见她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样,也知道自己是操之过急了。想要剔除芮旭,不是一步就能成的,不说会被人怀疑,母亲那儿也定是不会答应的。

这事不能急,还得慢慢来。

想到这儿,脸上重新挂出了一副笑颜,走到芮旭身边,拉过她的手道:“芮旭姐姐你不要哭,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顺手把东西给了瑞珠姐姐而已,以后钱财方面还是由你一并保管着!”

芮旭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握着亦萱的手道:“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保管,绝不会少了分毫的!”

亦萱强忍着甩开她的冲动,亦回报一笑。

随后瑞珠替她卸发更衣。

换上睡衣正打算入睡,却听到外面有吵闹的声音,亦萱便叫瑞珠去外面看看,才知道原来是赵世秋来了。

“老爷来了,夫人正吩咐小厨房做菜呢!”

瑞珠刚说完,亦萱便掀开被子从床上一蹦而起,神色惊惶,连鞋都没有穿,就往外跑去,急匆匆道:“我去见爹爹!”

她不能让父亲有机会跟母亲说王丽盈的事儿!母亲那么爱父亲,一定不能忍受这个消息!她不能让母亲伤心!

瑞珠想拉却拉不住她,回神后亦萱已经跑了出去。跺跺脚,连忙跟了上去。

脚底冰凉的触感直达亦萱的心,她却恍若未觉,只知道拼命地朝母亲那儿奔去。

冲到素玉阁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父亲温柔地对母亲道:“婉清,你不要忙了,我已经吃过了,你身子不好,累坏了我可心疼呢!”

母亲正在帮父亲解朝服的盘扣,闻言,玉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娇嗔道:“就你嘴甜!”脸上的柔情蜜意似是要渗出来。

亦萱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又要掉下来。

父亲和母亲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伙伴,父亲比母亲要大七岁,总是很疼母亲,样样依着她,事无巨细地把她当孩子般宠爱。以前亦萱觉得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的夫君,她一度幻想长大之后要嫁给一个像父亲这样疼爱妻子的男人。只是后来王丽盈出现,她才晓得,父亲对母亲的爱,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他对母亲,说是夫君实则更像兄长。

可母亲,到死都不曾明白,她这一生用尽全力去爱的男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爱过她。

徐婉清帮赵世秋换下朝服,转身去拿丫鬟手中的便衣时,恰好瞧见了亦萱。

眸中微微一惊,见她赤着脚孤零零地站在门外,月亮的银光洒在她的身上,孤单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让人没由来地觉得心酸。

“元娘!你站在门外干什么?夜里风凉!”

亦萱回神,就见徐婉清板着脸有些生气地朝她走过来。

赵世秋也已经换好了衣裳,瞧见亦萱,眉眼满含宠溺,也跟着大踏步走近,笑道:“元娘可是知道爹爹来了,特意赶来看爹爹的?”

赵世秋笑的意气风发,明明已过而立,却依旧仪表堂堂,眉目俊朗。

他伸出手来想摸摸亦萱的脑袋,亦萱侧头躲开了,钻进了徐婉清的怀里。

赵世秋一愣,随即失笑,骂她,“我们元娘长大知道害羞了!”

徐婉清只好无奈将亦萱抱了进来,吩咐丫鬟冬青去拿双鞋来。

瑞珠却拎着两只月白绣腊梅花鞋赶了过来。

徐婉清要把她抱到一旁的小矶子上穿鞋,赵世秋却伸出手要接过她,道:“我抱着去吧,她大了你也抱不动。”

“我不要!我要母亲抱我去!”亦萱死死搂着徐婉清的脖子,不肯撒手。

赵世秋愕然,以前元娘可是最喜欢粘着他的。

徐婉清略微有些尴尬,讪讪道:“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今早从树上摔下来就变得这样。”

“从树上摔下来了?可曾找大夫看过?!”赵世秋眼底的紧张和担忧一览无余。

徐婉清蹙眉,“看过了,找了两个大夫,都说没事了。我瞧着她下午也很正常,不知道怎的,现在又……莫不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忽而忧心道。

赵世秋骂她,“别胡说!许是被吓坏了,我听说小孩子受惊过度总会有些反常,特别是喜欢黏人。你明日带她去平安寺看看,求一道平安符,看看会不会好些。”

徐婉清慎重道:“的确该去一下。”

亦萱装作听而未闻,依旧扒着徐婉清的脖子,心瑟瑟发抖。

她很怕,很怕一切将会重蹈覆辙,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她还有没有勇气舍掉心,继续一个“狠”字?!

不要!她不要!恨太累,报仇太痛!她只想要和母亲好好地活下去!

徐婉清抱她去了小矶子上,蹲下身拍拍她脚下的尘土,一边穿鞋一边忧心道:“元娘,你都快十岁了,怎么还不懂事呢?不穿鞋可以乱跑出来吗?万一扎破了脚怎么办?”

话虽这么说,但手上动作轻柔小心,还是把她当成一个奶娃娃。

亦萱鼻头酸酸,虽然觉得这么大还要母亲帮着穿鞋很丢脸,但是她很享受这份温柔,不想惊动分毫。

母亲嫁给父亲三年后才得了她,因为血崩身子亏损,之后一直未能生育,所以几乎是把她当做全部来呵护,万事都替她想的周到,从不要她操心分毫,所以她一直都长不大,也因为太过依赖母亲,才会在母亲死后那样的绝望痛心。

“好了好了,我们元娘还小嘛!等我们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对不对?”赵世秋笑着坐在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脑袋。

亦萱很想躲开,但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太反常,硬生生地扯开一个笑脸,冲赵世秋一笑,道:“元娘已经长大了,爹爹和母亲不要担心,元娘以后会乖的,再不会胡闹了。”

赵世秋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大笑,又揉了揉她的发丝,道:“好!我们元娘果真是长大了!”

亦萱抿唇轻笑,却在垂眸时眼底变得一片苍凉。

父亲虽然有三个女儿,却是最疼她的,对她有求必应。她曾经还暗暗得意自己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直到见到赵亦柔,她才晓得,原来父亲对别人也能这样宠溺。

穿好鞋,母亲拉着她下来,问她:“元娘,你这么匆忙是来干什么的?”

亦萱一顿,下意识地抬眼朝赵世秋瞟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婉清。难道要她说:母亲,我是担心爹爹跟你说他在外面养了个女人的事儿!

赵世秋看见亦萱的眼神,笑着问她:“元娘可是来看爹爹的?”

亦萱顺势点头,眼眸亮晶晶道:“嗯嗯!元娘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爹爹了,元娘很想爹爹!爹爹,以后你一有空就来陪元娘好不好?”

赵世秋朗声大笑,牵过她的手,装作赔罪道:“爹爹最近公中事务繁忙,没有空多陪我们元娘,真是对不起了。”说完,还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徐婉清也嗔怪地看着她,责怪道:“元娘不准胡闹,你爹爹公中的事重要!”

亦萱不依,摇晃着赵世秋的手撒娇道:“不嘛不嘛!爹爹,以后你有空就要来陪元娘,不然元娘以后再不理你了!”

赵世秋无奈,只好应道:“好好好,爹爹以后多来陪陪元娘。”

亦萱欢呼一声,一脸满足。

徐婉清又是无奈又是纵容,脸上还带着隐隐的兴奋和甜蜜。她也是很希望世秋多来陪陪她们母女的,只是赵世秋常常以公务繁忙为由,叫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屋子里的气氛和乐融融,一家三口看上去温馨愉快,没有人注意到亦萱眼底凝结的冷意与悲哀。

经历了那么多,她再不能像上一世一样对父亲撒娇依偎,百般信赖。她知道父亲所谓的政务繁忙都只是为了去看王丽盈母女的借口,她不想母亲每晚翘首以盼,更不想让王丽盈享受原本属于母亲的甜蜜快乐。

——★——★——★——★——

求推荐票,喜欢的亲们可以加入书架,新书宝宝需要大家的喂养才能长大,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八章噩梦

赵世秋和徐婉清坐在一块儿用膳,两人都已经吃过,因此吃的并不多,多半是在说话聊天,徐婉清说了今日去徐府遇到三舅爷的事儿,赵世秋让徐婉清不要担心,说他会替徐婉清解决。徐婉清很欢喜,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赵世秋堆得高高的碗里,眉梢眼底徜徉着甜蜜的笑意。

亦萱坐在一旁的小软榻上,托腮盯着他们看,心里又是难受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上一世父亲并不是在这个时间点告诉母亲那件事的,这一世也不会这么早。

若是一切真照上一世那样发展,父亲过阵子就要带她先去见王丽盈母女了。

暗暗握了握拳,有些事情可以顺着轨迹发展,有些事情她一定不会再让它发生!

“瑞珠,不早了,你先带元娘回去睡觉吧!”徐婉清吃完了晚膳,拎着裙摆站起身,吩咐瑞珠。

“我不要,我今晚要和母亲一起睡!”瑞珠还未应声,亦萱便脱口道。

众人皆错愕。

瑞珠红着脸,有些尴尬地拉了拉亦萱的衣摆,凑在她耳边悄声道:“姑娘,老爷在呢!”言下之意就是你可千万别捣乱。

徐婉清也不满地皱了皱眉,“元娘,不准胡闹,都多大了还要跟母亲睡?乖乖的,自己回屋睡觉。”

亦萱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赵世秋毫不在意地站起身,笑道:“哈哈,我们元娘要和母亲睡那便和母亲睡吧!爹爹今晚让出来,睡书房好不好?”

看着他的样子,亦萱心里不舒服,并不应声。

“世秋,元娘都这么大了,和我一起睡实在不妥,咱们不能再娇惯她了。”徐婉清抛了一枚哀怨的眼神给赵世秋。

赵世秋装作没看到,云淡风轻道:“没事,元娘今日吓坏了,你多陪陪她也好。”然后又径自走到亦萱身边,将她从软榻上抱下来,捏着她的小鼻子道:“爹爹让元娘陪母亲睡,爹爹好不好呀?”

不好!一点都不好!

亦萱看看赵世秋毫无所谓的模样,再看看徐婉清幽怨的眼神,心里一堵,难受极了!

她挣扎着从赵世秋身上跳下来,虎着脸道:“我回屋了!”说完,也不理他们的反应,气冲冲地跑走了。

瞧父亲刚刚的样子,哪里有半点想留宿在母亲房里的意思,偏母亲还不自知,让她看得刺眼极了!

若是可以,她希望母亲不要深爱父亲,希望母亲懂得放下,这样母亲就不会为了父亲伤心,为了父亲绝望,更为了赌气让王丽盈进了门!

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母亲对父亲的爱在那一段岁月里她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母亲气病了,王丽盈又怎么有机会在母亲的药碗里下毒害死她,再一步一步取代母亲的位置!

☆★☆★☆★

亦萱又看到自己站在漫天翻卷的大雪中,孤零零地一个人,惶惑无依的模样,周围全是白乎乎的一片。冰天雪地的,她只穿单薄的里衣,被冻得瑟瑟发抖。

尖锐的冷风像冰刀一样割着的脸,她惶惶然不知所措,四下环顾间空无一人。

“母亲!母亲你在哪里?”脚步踉跄地往前跑去,冰冷的雪浸湿了她的鞋,渗透到脚底,凉得她心都一颤。

母亲,母亲怎么又不见了?

她不是说好不再离开她的吗?为什么她又不见了?

“母亲!母亲你在哪里?!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以后会乖乖的,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母亲,你出来好不好?母亲!”

仓皇失措地尖叫着,她在这漫天的大雪中无助地奔跑。可是没用,无论她怎么跑,这条冰冷空旷的路始终都没有尽头。

风和雪毫不留情地砸在了她的脸上,她毫不自知,睁着茫然绝望的双眸呆立在风雪中。

为什么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要她了?!

突然,场景一转,她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便发现自己置身在海棠花开的葳廷轩。

她心中欣喜,却见许多人不停地从她面前走过,丫鬟们端着铜盆进进出出,俱是满脸的恐慌焦急。

“你看见我母亲了么?”她拉住一个人的衣摆,问道。

那人回眸,是娇柔甜美的赵亦柔,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

她笑着看她,点点头道:“我看见了,她在那里!”伸手一指素玉阁的方向。

她来不及多想,连忙朝素玉阁的方向奔去。

伸手推开半掩的雕花镂空虫鸟填漆门,她看见父亲正坐在床榻上,满脸哀思地看着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子。

那是母亲!

她“咚咚咚”地跑过去,听见父亲说:“婉清,你安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元娘的,丽盈也会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的。”

母亲喘着气,紧紧抓住父亲的手,脸色一片苍白,吃力道:“世秋,世秋,你要好好待元娘,等她长大了,让她,嫁给安老夫人家的孙儿,他,他是个好孩子!”

父亲哀伤地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的,我不会让元娘受到半分委屈的。”

“那就好,我也能,安心去了。”母亲的脸上这才绽放出一抹笑容,一如初绽的海棠,明艳夺目。

父亲伸手合上了母亲的眉眼。

她吓坏了,拼命地想奔过去,想呐喊出声,可却发现自己被束缚住了,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叫人把母亲抬出去。

母亲!你别死!母亲你别死!你死了父亲不会记得你,你死了王丽盈不会待我好!你死了,他们会过着幸福的日子,只剩下我在这个世界苦苦挣扎!母亲!你别死,你别丢下我!

她不能喊不能动,只能无声地发泄自己被放大到极致的绝望和哀伤。

“元娘,元娘快醒醒,元娘!”耳畔传来低低的絮语,带着焦急。

亦萱猛然惊醒,入眼的便是粉色的纱幔在夏风中摇曳,屋角处摆放的琉璃灯盏发出柔和清莹的光芒。

“元娘,怎么了?做噩梦了吗?瞧着汗湿的,瑞珠,去端盆水来给姑娘擦擦身子。”有一双温柔的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让她心中的惧意稍减。

她回眸,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徐婉清,这样真实而鲜活地存在在她的眼前,而不是刚刚梦中那个满脸苍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