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是不是先到南宁啊?”韦双双一边捶着腿,一边问。在她的记忆里,从怒宁府向西,应该是南宁府了。
“不去南宁,越过南宁,直接去汉中。他们应该知道我们要去哪里,怕是早就设下埋伏了。我们尽量走小路,不过路程就远了,要抓紧时间了。”郑沂南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哭着一张小脸的韦双双,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这一路上翻山越岭,韦双双是吃尽了苦头。有的时候干脆就露宿在野外,围着一堆篝火烤野味儿,再也不是什么梦了,她全都实现了。早知道,她在现代就多看看野外求生的教课片了……毒蛇、蚊子不断,还好不是在南疆的密林,不然早就喂了毒虫了。
一路上苦不堪言,韦双双有的时候都在想,会不会没等到杀手来呢,她自己就先翘辫子了?垂死挣扎着,好不容易听到郑沂南说还有两天的路程就能到太州了,这样就离兰州不远了。
“终于要到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韦双双两眼含泪,看着自己有些发炎的伤口。她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哪里比得上郑沂南皮糙肉厚,自愈能力还那么强,跟头野兽一样。她手臂上的剑伤已经开始红肿,微微有些烫了。可是她没有说,这一路荒山野岭的,她都快成了野人了。就算说了,又能怎样?
“我看,你们是到不了了。”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在寂静的树林里显得十分突兀,郑沂南和韦双双两人警觉的看向四周。一阵簌簌的响声过后,数十个黑衣人从树上、灌木中现出身来。
韦双双看着他们手里明晃晃的武器……又看了看郑沂南和自己这一身的伤痛,这次是不是真的要翘辫子了啊?
这些黑衣人没有给韦双双太多考虑的机会,纷纷出手攻向两人。看着带着寒意的刀光剑影想自己挥来,韦双双从来没有这么的想要活着过。她不要死,她还这么年轻,穿越到异世还没有一番作为,怎么可以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甚至连郑沂南为什么被追杀,自己为什么要死都不明白,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冤的吗?不过……突然觉得自己好白痴啊……人家的身份都不知道,就傻愣愣的跟着跑了一路……自己脑袋上有坑吧!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韦双双艰难的和黑衣人缠斗,根本无暇顾及郑沂南,一得了空就疯跑,想甩掉身后的黑衣人。这都是这一路上两个人的协议,如果有危险,一定尽力脱险,不要两个人都陷入险境。
可是毕竟韦双双在山里消耗了太多体力,没多久就跑不动了,只能靠着一棵百年老树,狠狠的盯着渐渐靠近的黑衣人……
头……好痛……身体也好痛……韦双双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放进了滚筒洗衣机里面洗涤之后甩干了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她费力的睁开眼睛,一片白晃晃的光芒映的她短暂的失明。
这里是哪里啊?为什么她会在这?韦双双只记得她和郑沂南分散了,和几个黑衣人打斗中受了重伤,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啊……韦双双环顾四周,有淡淡汀兰味道的床被,血榉木的桌椅、门窗、床铺……血榉木可是不可多得的材料啊,这是什么人家?这么奢侈啊?不过这房间的摆设并不俗气,反而是透着淡淡的素雅。窗下的案几上摆着一鼎青铜的香炉,淡淡的白色烟雾袅袅的飘散在空气中,那汀兰的味道,应该就是从这里传出的吧。
“有人吗?”韦双双虚弱的问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韦双双努力的活动活动,似乎比想象的要好得多。她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泛着微波的湖水,脚下的房子,居然就是建在这湖水之上的。四周望去,是由汉白玉的石桥连着一个个的小院落组成了这么一个山庄似得地方,美轮美奂。
韦双双扶着桥栏慢慢的向前挪着,突然眼前一花,一阵晕眩感袭来,她直接向湖里栽去……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窒息感,反而是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那温度,让韦双双眷恋的想掉泪,事实上,她真的流泪了。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对不起。”一个好听且温软如三月春水一般的声音在韦双双的耳畔响起。
“没。”韦双双站直了身体,可是她的目光却不能从这个人的身上移开了……白色的衣袍,干净的仿佛阳春白雪,俊逸非凡的脸庞,乍看上去仿佛柔软而高雅。他的眉目分明,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好像宇宙尽头无尽的深渊,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他的鼻梁挺直,鼻尖又有些柔润。他的肌肤不是纯粹的雪白,而是温润细腻宛如玉石,可是又比玉石温暖柔软。这是怎样一个温润的男子,怎么会就这样无意当中闯入了韦双双的眼里……心底……
“姑娘?”这位男子唤回了愣神的韦双双,薄薄的唇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接着说:“姑娘,在下沐萧然,敢问姑娘芳名?”
“聂,聂颜夕。”韦双双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在外的“花名”给报了出来。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咬掉。
“原来是聂姑娘,姑娘身体还没有好,还是请回房歇息吧。”沐萧然仿佛不知道韦双双是闻名内外的花魁一般,对待她仍然温和如初,态度没有一丝的转变。这让韦双双心里大为宽慰,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啊,真是难得。
“请问,是沐公子救了小女子吗?”韦双双歪着头,一脸的感激。如果不是他,估计自己早已经暴尸荒野了。
“不是他,是本神医。”一个妖娆的声音在上空出现,韦双双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在屋檐上有一个红色身影,韦双双看到那人的一刹那,在心里惊呼:好大一只妖孽!


☆、第十八章 嘉陵小筑

秋日的午后,日光暖暖的,却没有驱走凉意。一丝丝散落的光芒,从天际洒下来,透过层层白云,变得柔柔的、轻轻的,投射在韦双双的眉眼,让她的视线有些朦胧。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韦双双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只能沉默。
“十夜神医。”沐萧然看到那男子似乎十分的尊敬,脸上的笑容依旧,可是多了份恭然。
“哦,沐家的小子啊,我看你好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离开吧。”十夜很惬意的在屋檐上半躺着,修长白皙的手上把玩着自己漆黑似墨的长辫,半个秃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不知怎么的,韦双双看着他就是莫名的想笑。
“是,多亏十夜神医妙手回春,诊金两日后如数奉上。”沐萧然毕恭毕敬的作了个揖。
十夜嗤笑一声,目光从沐萧然的身上转移到那个丫头身上,她的脸微微有些抽搐,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但是十夜明白,那是她在忍笑……他有什么好笑的吗?让这个丫头憋的这么辛苦?想到这里,十夜不爽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一切正常啊。只能郁闷的问道:“喂,丫头,本神医救了你,你不该说一声谢谢吗?”
“谢谢……”韦双双乖乖的回答了一声。然后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屋顶上的十夜。
“……”十夜没想到这丫头果然只赏了自己这两个字,弄得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了,只能朝下面的人干瞪眼。
“对了,神医啊,你救了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身高……大概和他差不多,穿着粗布衣服的。”韦双双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明明是和郑沂南失散在林子里,如果自己得救了,那么郑沂南现在如何了?
“看到了啊,他走了。”十夜赌气的别过头去,大略的回答了她的话。
“走了?怎么可能?他受伤那么严重,他怎么就走了?”韦双双一听到十夜的话,根本就不相信,或许是她不能接受自己被郑沂南遗弃了吧……
“怎么就不可能,我给他吃了些药,保证他死不了。他想走,我还能绑回来不成?”十夜撇撇嘴,这辈子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东西就是女人了,脑子里想的事情根本就不正常,而且死能钻牛角尖儿。眼下这就是一个钻牛角尖儿的麻烦女人。
“那他,他说没说什么时候来找我?”韦双双不死心的问。
“没有,只说让我好好治你,治好了你走就可以了。”其实这一点十夜也有些纳闷的,怎么说也是如花似玉的一姑娘,怎么说扔就扔了?还随便她去哪里都可以,还真是无情啊,十夜啧啧嘴。
韦双双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呼吸有些急促,一种悲哀的感觉侵蚀了她。她以为,这么长时间的相依为命,历经了千辛万苦,怎么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怎么弄得连朋友都算不上?还随便她去哪里……好,很好。这个死男人,以后就算是死了,她都不会再管了。
“多谢神医相救,小女子聂颜夕,有些头晕,先失陪了。”说完,韦双双艰难的扶着栏杆向原来的房间走去。
“我送你。”沐萧然看到韦双双如此,也不忍心,上前一步扶住韦双双的手臂,另一只手从后圈住她的肩膀,半扶半抱的向房间走去。 
十夜看了看天色,起身一个起落,就消失在一片屋顶之中……
沐萧然将韦双双扶进了屋,怀里的人儿那么娇小,那么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她居然是聂颜夕,扬州第一花魁啊,不是和恭亲王牵扯不清,又传出是韦青若的女人吗?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外身受重伤的被十夜救回来?沐萧然眼帘低垂,长长地睫毛覆在眼睛上,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他看着韦双双躺在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默默的出了门。
韦双双看到那一抹白色从关闭的两扇门之间消失,整个房间甚至整个世界仿佛只剩她一个人一般,眼泪顿时决堤,如何也止不住了。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思维越来越混沌……她,睡着了……
这几日,都会有丫鬟来送吃的,并给她换药。时不时的,十夜也会出现来给她号脉,每次都是拽的不行的来,恨得不行的走……
韦双双用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的,连同心里的那份伤。她又成了那个成天开开心心,无所事事的韦双双了。穿着一身湖绿色的短卦长裙,婷婷袅袅的来到湖心的凉亭,坐在那里看着水里的鱼儿。
原来,这个地方叫“嘉陵小筑”,是在嘉陵江流域的一片小湖,四面环山,这是建在湖心的以处小筑。来来回回只能靠船。听沐萧然说,从这里到外面的路十分难找,不然来这里求医的人可要将十夜这里变得像集市一般热闹了。
“聂姑娘,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沐萧然远远的就看到那一抹绿色在亭子里,风轻轻吹过,带着湿润的寒意,原来已经入冬了。随手拿起一件斗篷,就来寻韦双双。
还没等韦双双说话,一件温暖的斗篷已经披在了她的身上,她脸上一红,笑着说:“再不好起来,哪里对得起十夜的精心照料呢?”韦双双再说到“精心照料”的时候,明显的加重了语气。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和十夜不和,也不知怎地,看淡一切的十夜居然每次都被这丫头气的内伤。
“聂姑娘以后有什么打算?”沐萧然温柔的目光落在韦双双的身上,韦双双似乎都要被这目光融化了。
“别叫我聂姑娘了,叫我颜夕好了。”韦双双笑笑,心里却很明白自己的想法。沐萧然,沐萧然,他就是韦双双一直想找的人。兜兜转转,没有早一点,没有晚一步,偏偏在此时此地遇到了。那么,韦双双又怎么会轻易的,就放弃呢?
“好,那你叫我萧然吧。颜夕,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你呢?有什么打算吗?有想去的地方吗?”沐萧然坐在了韦双双的身边温柔的问,那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韦双双的眼。
“我啊,我不知道啊。”韦双双笑笑,开玩笑似得说:“不然,我跟你出去玩玩好了。不知道萧然你收留我嘛?”
“求之不得。”沐萧然笑开了,眉眼间绽放的光辉晃的韦双双正不开眼,一种莫名的感觉在两个人的心里悄悄的生了根,发了芽。可是两个人默契的只是相视而笑,没有言明。
“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扰两位的雅兴了呢。不过……我想说的是,聂颜夕你还不能走,之前没有跟你说,你伤口上有一种毒,没有一两个月根本不能清除。可能你们的约定……要推后了呢。”十夜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韦双双气的牙根直痒痒,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这家伙从来都不好好走路的吗?
韦双双怒气冲冲的出了亭子便向上看去,果然,十夜那只神出鬼没的妖孽就在亭顶上。韦双双不得不承认,十夜很好看,比他见到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好看,好看到近乎一种邪气的美。看待一切的时候,总是淡淡的嘲讽和不屑,略略上扬的眼角总是给他添了一抹媚气,这让韦双双很不爽,为什么一大男人要这么好看啊?还让不让她这花魁活了?
“你天天爬这么高不累吗?还是你腿上有顽疾,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可要同情你了,自然也不会对你这种喜欢偷听人家讲话的人呢,不计较那么多了。”韦双双目光如炬,倔犟的小脸微微上扬。不知道吗?打扰人家谈情说爱的人会被老天爷带走!
“你,你腿上才有顽疾!”果然,十夜听了韦双双的话,气的脸色发青。他堂堂神医一名,最恨别人说他有病了。特别是“医者不自医”这句话,几乎是他心里永远的痛,因为他的师父……就是生病去世的。
十夜脸色铁青的从亭子上方跳了下来,向韦双双步步逼近,身上那一种凛冽的气势,是韦双双从来没有见过的。似乎被这样的十夜吓到了,韦双双向后退了两步,直接倒在了沐萧然的怀里。
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住了她,动作轻柔,仿佛在呵护什么宝贝一般。这样的对待,让韦双双险些落泪。她赶忙低下头用力眨了眨眼,装作若无其事。
“十夜神医,请别和颜夕计较了,沐某在这里替她向你赔罪,还望神医海涵。还有,颜夕身上的毒,要紧吗?”沐萧然的声音驱走了冬日的寒冷,直接撞进韦双双的心底。他说话时的气息喷落在韦双双的颈间,惹得她几乎想要颤栗。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韦双双想一辈子拥有。
“颜夕?沐家的小子,什么时候,你们俩感情这么好了?”十夜身上的气势陡然转变,比刚刚单纯的怒气中多了一种更为诡异的感觉……


☆、第十九章 要离开了

暮色四起,一钩新月映着湖面,烟笼寒水,这样的嘉陵小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