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境?胤离有些发懵,但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风流王爷,以为是她欲擒故纵,索性也不着急,慢慢的走到贵妃榻前,想栖身坐在上面。
韦双双哪里会让他如愿?她特了解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物,一般的时候,有点自尊的都不喜欢用强的,那样他们觉得连女人都征服不了,太掉份儿了。二来,多年来的良好教育,他们也基本上做不出那样的事情,被家里宠坏了的败家子没准不会考虑那么多。不过她面前的是谁啊?王爷啊,大名鼎鼎的王爷啊,若是对这样一个小女子用强,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所以韦双双才敢这么放肆。
韦双双看透胤离的意图,装作不经意的,身子一扭,也不知道她那么瘦弱的身子怎么做到的,反正贵妃榻的一溜边皆被她占据了。胤离一看,这下子没的坐了,心里更郁闷了,难道自己猜错了?这女子跟人不一样?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得了……


☆、第七章 彪悍~

“春风拂杨柳,河上泊轻舟,轻舟轻舟今在否?犹记当年风华正茂,哪知少年愁?”韦双双随口诌出一首诗不诗,词不词的小令,惹得胤离侧目。都说这聂颜夕模样好比那月宫嫦娥,且又文采斐然。胤离原本以为这都是些市井传闻,用以抬高自身的价码,今日一见,这个女子已经给了他太多不一样的感觉,让胤离仿佛到了一个别样的天地一般。
“聂姑娘,你可有想过,要离开这里?”胤离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这句话他又好像必须要问。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带着她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韦双双头不抬眼不睁的继续翻着手里的书,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王爷而表现出奴颜媚色,仿佛她是一个尊贵的公主一般。
胤离又被打击了,她不想走?还是不能?应该是不能吧,哪个女子愿意呆在这个地方呢?一定是她对未来没有指望,才会这么说的,胤离自我安慰的想到。那么既然如此,自己就给她一个未来,如何?
“颜夕,跟我走,我保护你,如何?”胤离貌似深情的拿走了韦双双手里的书,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目光紧紧锁定了韦双双被他行为吓得有些惊错的眸子,说出了一句让韦双双恶寒的话。
“……不如何。”韦双双嘴角有些抽搐,努力的让自己的目光保持在平和状态,尽量不露出鄙视的神情,但说出的话如一柄利剑,直直的插向胤离的心。
“……”胤离仿佛没听懂韦双双的话,或许,他没反应过来。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以自己的身份、地位、财力、样貌,都不能打动眼前这个挑剔的女子。在他纵横情场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女子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今天连番碰壁,胤离如此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聂颜夕?好的,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胤离如是的想到。
“怎么了?王爷不找人了?那就请回吧。”韦双双实在是不想再和这个风流王爷呆在一起了,况且自己的柜子里还装了一个定时炸弹般的男人,若是真被他发现了,自己可是要有大麻烦了。
“好吧,聂姑娘你好好休息,本王改天再来拜会。”说完,胤离潇洒的转身,大笑着出门了。
韦双双看他一脸中了彩票的模样,心里有些纳闷,他高兴个什么劲儿啊?小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明白了。这货是怕他堂堂王爷被下了逐客令面子上挂不住……呵,真是可悲的男人。
韦双双看了看关上的门,嘴角扯起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来。向后一昂,依旧靠在贵妃榻上看书。可是这心里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安,以至于眼睛在看着书,可是什么内容却是一点都没有读进去。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忘记了什么事情吗?忐忐忑忑的心情……莫非是刚刚被那个风流的王爷吓到了?还是被那个冷漠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
韦双双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怎么把这茬忘了?她赶忙起身,奔到衣柜前面,“嚯”的开了柜门,入眼的却是一副“美人柜睡图”……他是有多累啊?这么高大的身形,居然卷缩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外面还有追兵,他就这么安然入睡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心也够大的了。
“喂喂喂,醒醒,他们走了。”韦双双晃了晃黑衣男子的胳膊,可是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孩子睡得够死啊?韦双双连推带踹,人家依旧没有反应。好吧好吧,韦双双环顾四周,又看看自己细小的胳膊,目测了一下这帅哥的体重。呵呵……有点困难啊,索性就把他扔在这里睡觉好了,也省得她浪费体力台他出来了。
韦双双合上柜门,换来丫鬟服侍她沐浴更衣,今天遇到了这么多事情,韦双双有些疲惫了,沐浴之后就进入了梦想,去找周公下棋去了,嗯嗯嗯,前天周公还说自己的棋艺有进步,不会像最开始一样拉着他喋喋不休的话家常了。
一夜好眠,可是越到后来,韦双双越觉得自己睡得不踏实了,总觉得如芒在背,刺得她难安。韦双双这性子就是急,既然睡不踏实,索性就不睡了,猛的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何方鬼魅前来扰人清梦!
睁开眼睛的瞬间,韦双双倒抽一口冷气,一双阴郁且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仿佛是一团晦暗的地域幽火,冒着青光,冷冷的燃烧着……
“你你你……你干嘛?”韦双双迅速的拉起被子,紧紧地护住胸前,一边以最快的速度退到床榻最里侧,目光防备的看着这个她昨天意外救了的男子。
“你,睡得挺香啊。”那男子的脸色仿佛是便秘一般难受的模样,说的的语气也十分不善。
“喂!我不管你是谁,我睡得香不香和你什么关系啊?别忘了,昨天是你突然闯进我的房间,要不是本小姐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你早就被那个风流的家伙拖出去扒光了,并且各种残忍的刑罚都加在你身上了。就算救你我没打算图报吧,你也不能恩将仇报对不对?况且,我还把我的柜子倒给你睡了一晚上呢!”韦双双突然想起来,她丫的有武功啊!就算比不上这个黑衣的怪胎,那拼了全力冲出门去总是可以的吧,为什么要怕他啊?想到这里,韦双双的腰杆也直了,嗓门也大了,气势也高了,跟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你还好意思说?姑娘,我那是晕了!你居然就把我关在柜子里一晚上!要不是我命大,现在早就被你闷死在柜子了!你一点都不为你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吗?”黑衣男子被韦双双的说辞气的火冒三丈,不提昨晚还好,一提他就恨得牙根直痒痒,用恨不得立刻掐死眼前这个强词夺理的小丫头语气跟她对话。
“额?晕,晕过去了?”韦双双立刻蔫了,晕过去了啊?怪不得,怎么叫都叫不醒呢……但是这也不是她的错啊,随即只能蛮横的说:“喂,我,我为什么要愧疚啊?我又不是大夫,我怎么知道你是睡过去了、晕过去了、还是死过去了?我救你一命也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我冒着杀头的危险去给你找个大夫?别开玩笑了,我聂颜夕的命可是很金贵的!”
“你!”黑衣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一听她是聂颜夕,倒也正眼打量起来这个女子。都说聂颜夕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气质高雅脱俗,才气卓绝,以至于不少王公贵族都巴巴的跑到扬州来,就是为了见美人一面。
可是……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的,一脸倦容,脸色苍白,口出狂言,桀骜不驯的女子就是聂颜夕?身材目前看不到,被被子盖住了,不过,能看到的地方,也就眼睛还算的过去,可惜眼角还有一粒不大不小的眼屎……
恶……他有点想吐的冲动,他立刻把脸转到一边去,以防自己真的吐出来……这就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女?这也太名不副实了吧?就算知道谣言的力量,也不应该这么不靠谱吧……难道她说谎?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韦双双看到这个男子先是若有所思,之后用探究的眼神打量了她一番后,居然皱着眉头,立刻奔到一边,完全是要吐的感觉!丫丫个呸的!她韦双双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好歹她也是名满天下的第一花魁!怎么就让他想吐了?
“我不叫喂,我叫郑沂南。”冷漠的声音飘悠悠的传来,那声音终于有点昨天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了。
韦双双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开始幻想了……呸呸呸!还幻想个什么劲儿啊?这么大个儿以毒舌腹黑男,还用得着幻想吗?韦双双郁闷的不行,自己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完全无视了郑沂南,直径的去穿衣了。
郑沂南没有听到韦双双答话的声音,倒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纳闷的转身,正巧看到韦双双旁若无人的穿衣服,虽然着了里衣,但是这于理不合,一张俊的冒泡的白面,顿时双颊绯红,赶忙移开了视线。心里一个劲儿的自我安慰道:“她是风尘女子,她是风尘女子,她是风尘女子……”
韦双双穿好衣服,看到郑沂南还是一副不乐意搭理她的样子,气得不行。她可是大名鼎鼎的聂颜夕!多少风流才子捧着大把的真金白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犯不着为了这一个不识趣的傻帽生气,犯不着。想到这里,韦双双好心情的扯着嗓门大喊:“翠儿,我起了,给我打水来。”
郑沂南一听这声音,马上窜了过去,一把掐在了韦双双那纤细白皙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你要干什么?”
韦双双气得要死,双手一伸,苏荃娘亲教的美人三招使了出来,直接环绕着郑沂南的手臂攻上了他的心窝。郑沂南哪里知道韦双双还会武功?赶忙向后退。只听韦双双用拽到不行的声音说:“小子,本姑娘不好欺负!”


☆、第八章 嘲讽

“咔啦啦——”
两个人四目相对,迸发出强烈的火花,都是那种不肯服输,却又互相欣赏的眼神。郑沂南不得不承认,他小看了这个风尘女子。想来也是,如果没有一点功夫防身,怎么可能在这种环境下,还能纯洁如初?
“喂,你去那边,别妨碍本小姐洗漱用餐!”韦双双下颚一扬,示意郑沂南去衣柜里躲着。开什么玩笑,她刚刚可是叫了人的,被那帮长舌妇知道自己的房间里藏了男人,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来呢。她们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虽然这青楼是自己家开的,但是她也不能暴露身份,拿出大小姐的身份。一是丢了爹娘的脸,二是她答应过吴梅儿老师的,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岂不是失信于人?
郑沂南侧头看了看韦双双示意的方向——衣柜!郑沂南顿时气结。怎么回事?自己流年不利吗?身上明明还有很严重的内伤,怎么又被安排到这个狭小的衣柜里了?郑沂南猛地回头,对韦双双怒目而视,用自己的眼神告诉她——他,不,去!
韦双双很明确的收到了郑沂南眼神里透露的讯息,她秀眉一挑,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郑沂南顿时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韦双双压根就没理郑沂南,而是大大方方的走到门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嚯——”的开门,然后扯着嗓子大喊:“翠儿!我说我的热水呢!死丫头到哪里享福去了?把本小姐扔到这里?”
韦双双喊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还颇享受的抻了个懒腰,一回头的时候,果然看到身后没有人了,只是柜子开了一条细缝。哼哼,跟她斗?他小子还嫩了点!
韦双双洗漱完毕,已经快晌午了,便让翠儿多准备些午饭送到她房里。想必那个讨人厌的郑沂南也应该没吃饭,算她好人做到底吧。待到饭菜准备好了,翠儿退了下去之后,韦双双慢慢悠悠的拿起一块金黄酥软的蟹黄饼,咬了一口,哈……真是美味啊。她优哉游哉的踱步到衣柜门口,依靠在柜子旁边,玉手一伸,轻轻地敲了敲柜门,问道:“喂,饿不?有好吃的,快出来,不然我吃光了。”说罢,也不等柜子里的人有反应,就直径走到桌子旁边,盛了一碗鱼汤,美美的吃了起来。
“唰——”一个身影飞快的从柜子里窜了出来,并坐到了韦双双的对面,风卷残云的消灭了韦双双面前的事物,该死的是,韦双双还居然觉得他的吃相完全没有破坏美感?真是无奈了……
“我需要治疗内伤的药。”郑沂南有些尴尬,可是自己被追杀这么久,精力已经耗尽了,饿了是人之常情啊。但是面对韦双双那错愕的眼神,他面子还是有些挂不住,只能先开口打破这种让他难受的气氛。
韦双双听到这话,没有反应过来,很迷茫的吃了光了蟹黄饼,并且喝光了面前的鱼汤,可是眼神一直没有离开郑沂南,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到她吃完了,才回过神来,无辜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给我拿些治疗内伤的药!”郑沂南忍住几乎要暴走的怒火,他从来都以冷锐自居,外人也说他是难以近亲、冷若冰霜。为何一遇到这个女子,他的自制力就开始越来越弱了呢?平时懒得理人的他,仅仅在这个女子身边呆了一夜,好几次险些被气死,该说自己变了呢?还这个女子气人的“功力”太过深厚?
“凭什么?”韦双双依旧呆愣的看着郑沂南,歪着头,一副“我不懂”的姿态面对他。
该死!郑沂南双拳紧握,几乎可以看到手背上的青筋直冒,他只能咬牙切齿的说:“我受了很重的内伤,劳烦姑娘为在下寻来治疗内伤的药,在下必定重金相谢。”
“好说好说,不就是药嘛,包在本姑娘的身上了,话说……你给多少钱?”韦双双一脸的认真,也是奇怪,她现在已经非常有钱了,还是喜欢有人将大把大把的银票塞到她手里。她觉得,这样才能让身在异世的自己有一丝丝安全感……
“你!你要多少?”郑沂南几乎要气绝,这个女子怎么掉到钱眼里去了?不过想到这里是立春院,她再有名也不过是个风尘女子,对于钱的依赖不难理解。如此一来,郑沂南看韦双双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厌恶了。
“一百两。”韦双双面带笑容的看着眼前的“财神爷”,说出了一个让郑沂南跳脚的数字。
“你抢啊你?没见过你这么财迷的!”刚刚有些怜悯之心的郑沂南被韦双双这狮子大开口吓了一跳,这是干什么?她这是要干什么?
“财迷?那又怎么了?财迷错了吗?我可是救了你一命,还收留了你,并且帮你疗伤。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办这些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