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财迷?那又怎么了?财迷错了吗?我可是救了你一命,还收留了你,并且帮你疗伤。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办这些事情的,况且你被官府追杀,这要是被发现了,我被杀头都不难。难道这么多事情算在一起,还不值一百两吗?是你廉价还是本姑娘廉价?我这都是便宜你了,外面那些人,哪个不是等着盼着要见本姑娘的面?没个千八百两的都没打算进了本姑娘的门,何况你还在这里住了一晚上,那可更是千金难求的。才一百两,本姑娘吃亏了,知道吗!”韦双双 看到郑沂南那副样子就郁闷,没钱你藏到我这里干嘛?都知道这青楼是销金窟,怀里没银子哪敢往里进?何况还是她花魁的房间。
“行!”郑沂南咬牙切齿的瞪着韦双双,一双剪水双眸恨不能在眼前这女子身上瞪出两个洞来才算解气。满口的歪理邪说,还一套一套的,真是自己时运不济,躲到哪里不好?偏偏要进这扇窗子,要遇见这个人,老天爷都不帮他。可是现在后悔,为时已晚,只能先忍气吞声,等到自己身上的内伤好了些,才能离开。
“早说嘛,何必让本姑娘浪费这些口舌?吃好了吗?吃好了给本姑娘回到柜子里去。”韦双双一脸地主婆的跋扈摸样,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鬼子的方向。谁让他刚进来的时候就拿了一柄剑吓唬她?此仇不报非女子,她韦双双就等着这一天呢!
俗话说的好,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今天郑沂南可算是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柜子前,轻车熟路的钻了进去,并关了柜门,只留有一条缝隙,他怕自己不小心给闷死在里面。若真死在了里面,估计没个十天八个月,柜子外面那女子是不会理他的吧。想来也好笑,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面对一女子如此窝囊,真是时不与我啊……
韦双双伸了个懒腰,低头一看,满桌子的狼藉……今天真是什么都没剩下啊,不知道一会儿翠儿进来收拾的时候,会不会以为她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韦双双扶额轻叹,好像要他一百两银子少了点。
果然,翠儿进来的时候看到桌子上干干净净的盘子,错愕的看了韦双双好一会儿。可是什么都没说,赶紧收拾完便要出去。翠儿心里嘀咕着,这个花魁娘子真不是一般的不好侍候,若不是吴梅儿先生亲自推荐,她可成不了花魁呢。翠儿虽然心里不服气,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吴梅儿是这立春院的调教师父,虽然是女子,但是大家都尊称她位先生。这里所有的姑娘一个个儿的变着法的想要讨好吴先生,如果能得到吴先生亲自指教导那么一两点,想不红都难啊。可是这韦双双对吴先生一副嬉皮笑脸完全不尊重的摸样,真是让人好生的生气,真不知道她给吴先生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吴先生捧了她做花魁。
“翠儿,帮我找吴梅儿先生过来,说我有急事儿。”韦双双又靠在贵妃榻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不着调。
“是。”翠儿赶忙收敛心神,乖巧的出去了。当翠儿关上门的一刹那,韦双双不驯的眼神立马变得锐利起来。这个地方,她只信任一个人,那就是吴梅儿。什么主仆情深,姐妹真情,患难之交这些童话里才有的桥段,她韦双双根本不信。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青楼,一个女人扎堆儿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女人扎堆儿的地方只有两种,一是青楼;二就是皇帝的后宫。后宫里的女人个个儿为了男人勾心斗角,耍狠放赖,唯一比青楼女子多的就是那个高贵的出身,其实骨子里头还不及这青楼女子来的爽利,敢爱敢恨的。但是人心隔肚皮,她韦双双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打这个没有准儿的赌。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嘛,银票还是很可爱的嘛,何必想不开呢?到时候被人出卖,死了都不知道谁陷害的,这才是最惨的呢。
韦双双收起自己有些泛滥的思绪,开始望向窗外。这才不到晌午,街上比较冷清,零零星星有几个夜不归宿的男子正在往回走,看来是在青楼一夜风流不觉晓啊。韦双双冷笑,这也就是个男尊世界,要是女尊,哼哼,一个个都拉出去侵了猪笼!


☆、第八章 出卖色相

“哥哥你牵着妹妹的手啊,一步两步不回头啊,哥哥可知妹妹的心啊,与哥哥牵手到白头啊……”韦双双百无聊赖的又开始哼着自己编的曲子,在柜子里的郑沂南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只会唱淫词艳曲的财迷女人,怎么就当上花魁了?怎么还被誉为第一美女了?怎么还就当场才女了?怎么就一推一推的男人死皮赖脸的为博红颜一笑了?怎么就……
“当当当——”
“颜夕,我是吴梅儿。”一阵清脆且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了郑沂南那百思不得其解的“怎么”,随即一个软软的声音就飘了进来,惊得郑沂南一个激灵,赶忙凝神静气的观察着外面的动静儿。
“进来吧。”韦双双懒懒的翻了个身,趴在了贵妃榻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来人。
“真是怎么说你都不听,不要再唱这些曲儿了,你现在的身份,不适宜,要多吟诗、弹曲才好。”吴梅儿遥遥的就听到那些露骨的比其他风尘女子还要甚的曲儿,无奈的再次劝说。
“那又怎样啊?有钱难买我喜欢,再说了,我也不是为了让他们个个儿捧我当才女我才来的,也就是我心情好,不然想听还没门儿呢。”韦双双一脸调皮的爬起来,亲昵的挽着吴梅儿的胳膊撒娇道。
平时家里没有什么说话人,再以韦双双多疑的性格和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看法,她实在是有些难以和那些卑微的仿佛低到尘埃里的女子们交友。她那些言行,都被奉为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诡异行为。也好在她是韦小宝的女儿,爹本身就不是个正行,女儿如此,也不负他爹的“盛名”了。不过好在吴梅儿的思想倒也开放,这点韦双双也是极欣赏的,两人才能成为忘年交。
“就你歪理多,你叫我来做什么?是不是昨天恭亲胤离的事情?”吴梅儿点了点韦双双的鼻尖,宠溺的笑笑,但是立马想到了什么,神色也开始有些担忧了。
“不是啦,那恭亲王好对付,只是……吴姐姐,你帮我拿来一些治疗内伤的药吧,我……”
“哐啷——”吴梅儿手里的茶杯应声而碎,激动的站了起来,拉起韦双双就来到了墙角,压低声音说:“我的小祖宗,你是不是真的藏匿了朝廷要犯?你还要不要命了?赶紧把人打发走,那恭亲王昨天的表现明显是还会再来。这样被人发现,你就危险了,到时候你爹都救不了你!”吴梅儿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怎么当初就相信了这小丫头片子的话,怎么就能以为她真的会乖乖听话不惹乱子呢?
“哎呀,吴姐姐,你别这么紧张嘛,他胤离第一次发现不了,我就能让他次次都发现不了。再说了,他现在伤得很重,我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把他丢出去是不是?这让人看到了,我岂不是会死的更惨?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治好他,让他滚蛋,这事儿就结了。”韦双双一脸无所谓的劝慰着吴梅儿,可是吴梅儿看她的眼神跟看怪物一样,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如可开口。
“你啊你啊,我怎么就能相信了你这张抹了蜜擦了粉的嘴儿?你这哪里是乖乖听话了?不把我这身子骨折腾死,你是一点都不罢休啊。我这就去拿药来,你行事可要万分小心,别初生牛犊不怕虎,别让别人知道了,这世间的险恶,远远大于你看到的一切。”吴梅儿终于妥协,但是还是苦口婆心的说教了一番,才忐忑的出了门。
吴梅儿办事效率就是高,不愧是风月场上的老江湖了,不一会儿就拿着药回来了,小心翼翼的交给韦双双,千叮咛万嘱咐的,莫要让人知道了。韦双双不得不指着柜子发誓说:“好好好,吴姐姐,我发誓,我一定让他尽快离开,否则这柜子里的人就……就凭空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你看,这样他消失了,我也没事儿了,这不错吧。”
“你啊……哎……”吴梅儿实在是哭笑不得,也只能作罢,这孩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就一个字——犟。若是不能让她如意了,她可能会变着法的达到目的,不如就答应了她,也好过节外生枝。
吴梅儿走了之后,柜子里的郑沂南一脸铁青的出来了,看着韦双双很是不乐意的问道:“ 你发誓拿我说什么?你违背誓言,倒霉的却是我,这算哪门子的发誓?”郑沂南一直对韦双双说他去“极乐世界”的事情耿耿于怀,这女子的心思真是让人费解。
“你管我怎么说?你犯的错,难道还让我来承担啊?不说你直接嘎巴一声变骨灰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给你!赶紧去疗伤,好了就走,别给我添麻烦。”韦双双不客气的把手里的药扔给郑沂南,随后一副懒得理人的模样,到窗前去看书了。
郑沂南气愤的拿着药去一边疗伤去了,好男不跟女斗,郑沂南自已安慰自己道。
渐渐地,夜色临近,窗外的景色又开始热闹起来,韦双双手里面拿着书,可是眼睛却盯着窗外,思绪也飘到了远方。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当初离开家里,只是因为太无聊,太冷清了。可是出来之后呢?不还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
“颜夕啊,恭亲王来看你了,呵呵呵。”一个做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另一个有些轻佻的南音:“聂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韦双双秀眉一挑,看着郑沂南飞快的闪入柜子里,她倒是有些诧异,这回风流王爷倒是学乖了,知道了些基本的礼数了啊。不过韦双双并不买他的帐,这样危险的人,在这样危险的时期,还是少搭理的好,随即懒懒地说:“妈妈,今儿个颜夕不舒服,不如请王爷先回吧,改日颜夕必定赔罪。”
“吱——”果不其然,韦双双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那风流王爷真是死性不改,她就知道这货绝对不会乖乖的被自己一句话就给打发了的。
“聂姑娘可是身体不舒服?小王略懂些歧黄之术,不如让小王来给姑娘看看?”胤离才不相信韦双双的鬼话,他这次就是有备而来,绝对不能这么简单的就被打发掉。他推开门直接进了屋子,并示意老鸨出去。
“我?来月事了,你可有办法治?”韦双双轻蔑的瞟了一眼胤离,说出来的话轻飘飘的,仿佛是一句无关痛痒的问候,可是在这屋子里的两个男人全都愣住了。
什么状况?就算是风尘女子,也不可能如此直白的说自己……自己……咳咳,她怎么能这么不顾自己的名节?不过话说回来,在青楼里的女子,还有名节可言吗?想到这里,胤离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努力压下了这种怪异的感觉,依旧面色温和的问:“那可有吃些什么药?别再看书了,多休息休息,今天我陪你,可好?”说罢,也不等韦双双同意,就拿下了她手里的书,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你从来都是不问人家的感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吗?”韦双双冷冷的看着恭亲王胤离的背影,若无其事的说。
可是这句话却让堂堂的王爷一怔,说实话,他长这么大,没有一个人曾跟他这么说过话。胤离诧异的回头,心头怒火上涌,可是触碰到韦双双那淡漠的眸子,他立刻冷静下来了。他恭亲王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比她再横再不讲理不给他面子的都见过,也无非是费些功夫,没有一个是他拿不下的。这聂颜夕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只要是女人,他胤离就不信还有他攻不下的“城”!
“看来是我冒犯了聂姑娘了,以后你就叫我胤离吧,我叫你颜夕,可好?”胤离一边面带微笑的看着韦双双,一边坐在了她的对面,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看到韦双双不置可否,胤离心里暗喜,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韦双双朱唇轻启:“胤离?好吧,胤离啊,你不是追捕朝廷钦犯吗?此时怎么有时间来着立春院寻花问柳了?不怕外人说你不务正业吗?”
“如果是寻花问柳,那当然是不务正业,可是我这次是用闲暇时间来会会红颜知己的,怎么能算是不务正业呢?你说呢?颜夕。”胤离双眼微眯,说的轻描淡写,让韦双双倒是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你带我出去玩吧。”韦双双一个翻身从榻上坐了起来,神采奕奕的看着胤离。那一副雀跃的样子,平白的在她原本就灵秀的脸上添了一抹别样的风情,让胤离一时之间看呆了。
不过……她刚刚说什么?带她出去玩?胤离失笑,果然啊,女人就是女人,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原本以为会是一场持久战呢……不过演戏也要演全套,胤离笑笑说:“当然可以,颜夕你的要求,我怎么会拒绝呢?”
临走前,韦双双恨恨的朝衣柜的方向瞪了一眼,心里暗骂道:“小子,姐为了你可出卖了色相!”


☆、第九章 恐吓

桥边,胤离临风而立,饶有兴致的看着韦双双左手糖葫芦,右手芝麻团吃的甚香。胤离真的没有见过如此不修边幅的女子,真不明白这样貌似纯的像一张白纸的女子,如何在风月场上立足的,总不能靠一张讨喜的脸吧?
“你看什么?想吃?”韦双双总是觉得胤离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吃东西有这么好看吗?用得着这么目不转睛的吗?真是……
“呵呵,不了,你吃吧。”胤离忍不住笑笑,看到韦双双撇撇嘴依旧吃得开心,他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总觉得,嗯,跟这个女子在一起好轻松。她可以不修边幅,不奴颜献媚,但是就是她身上那一种气息,让他有些……迷恋?不不不,不应该的,是难以征服的快感吧……胤离的脑子有些乱。
韦双双换下了在立春院里穿的那种华丽且布料“简朴”的衣裙,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棉布小褂,淡紫色的长裤和一条深紫色的腰带。平时里随意散开的长发,今儿个也规规矩矩的束成一个未出阁女子常梳的发髻,脸上的粉黛也尽数除去。原本青楼妖媚的花魁,经过这样一打扮,竟然摇身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再加上是不是露出的天真调皮,那一种名叫清新的气质顿时席卷了胤离的感官,仿佛在青楼的那个韦双双是个幻觉,只有现在的她,才真实。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我让你带我出来是玩的,不是看你发呆的,真实扫兴。”韦双双白嫩的小手在胤离面前挥了挥,可是胤离依旧没有回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