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民女当然是得到了王妃的命令,才敢如此的啊,不然你是觉得王妃的命令如同废纸一般,我可以不理会的吗?”韦双双傲然的看着那蓝衣的丫头,心里暗骂道:“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在姑奶奶面前指手画脚,这帐我记下了,等本姑奶奶有机会的,不整死你,我跟你姓!”
“你胡说!我们家王妃一字未说,你怎敢口出狂言?”那丫头听到韦双双强词夺理,几乎要起得跳脚了。
“是啊,王妃是没有说,但是王妃示意民女了。”韦双双收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丫头,整儿一草包嘛,从来都是会咬人的狗不叫,看她旁边的女子,发髻和衣服的款式一模一样,只不过人家的衣服是橙色的。那橙色衣服的丫鬟看起来就有城府多了,目光深邃,只是打量着韦双双,从头到尾不发一言,和她那该死的王妃主子一样,有一种压抑的气场。这才是条咬人的狗该有的模样啊。
“哦?你说说,本王妃何时示意你了?”恭亲王妃放下手中的茶杯,突然开口,声音如涓涓流水,硬脆悦耳且又温柔的如三月的春风一般。可是应声而来的,却是那如同毒蛇一样阴冷滑腻的目光,在韦双双的身上流连,而后直直的射向韦双双的双眸!
韦双双微微一窒,随即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王妃打开茶杯盖子的时候,小手指微微翘起向上一扬,不就是告诉民女起身吗?王妃用茶杯盖子划开茶叶的时候小手指点了点椅子,不就是赐坐的意思吗?民女真是没有想到,堂堂的恭亲王妃如此和蔼和亲,完全没有骄奢蛮横的模样,真乃恭亲王之福,更是我大清之福。”


☆、第十一章 哀嚎

静谧……出奇的静谧……
偌大的立春院一楼,居然静的仿佛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呵呵,好伶俐的一个妙人儿,不怪我家王爷如此喜爱。”恭亲王妃嘴角微翘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那言语看似赞美,但是她那双望着韦双双的双眸,一点温度都没有,冷得可怕。
“那是王爷错爱了,府中有如此美艳的王妃相伴,哪能看得上我们这路边的野花儿?只是玩玩罢了。”韦双双谦虚似的低头,心里暗暗安慰自己,这也就是因为那个无良爹爹和那群机灵娘亲们要回来了,不然她才不会服软呢!若是真的针尖对麦芒起来,自己虽不见得会吃亏,但是肯定会纠缠不休啊,万一爹爹和娘们发现了……韦双双不敢想下去了……
“俗话说的好,家花再美,也不及野花香。何况着色香味俱全的花中之魁呢?”恭亲王妃并不给她谦虚的机会,反而是捧得老高,可是言语中的随意任凭谁都能看得出来,仿佛完全没有将韦双双当回事儿一般随意的敷衍着。
韦双双眉头微蹙,这恭亲王妃给她的感觉太怪了,嘴里夸着,眼里剐着,这语气上还得贬低着……完全不是韦双双想象中的样子啊,一点都没有悍妇的摸样,但是应了那句话,会咬人的狗不叫。不知道这恭亲王妃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若是单纯的警告,这是不是也太温柔了点?难道……还有别的意图?
恭亲王妃见韦双双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收回了目光环顾了一下立春院,幽幽的说:“这立春院实在是不适合聂姑娘居住,如此钟灵毓秀的人儿,若是不能移居恭亲王府,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你说呢?聂姑娘。”
韦双双的大脑“轰——”的一声,猛然抬头,看到的却是恭亲王妃戏谑的眼神。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为夫君纳妾?韦双双才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有如此广阔的心胸,除非是……想把自己拉到眼皮子底下,然后……慢慢的折磨死……真是个歹毒的女人!
韦双双面露惶恐之色,唯唯诺诺的说:“小女子……小女子蒲柳之姿,怎能入了恭亲王的眼?况且小女子从小居于山野,不懂礼数,若贸贸然的进入王府,怕是会成为满城人的笑话。说……说王妃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替王爷纳了一些不入流的妾侍……”
“大胆!”一声怒喝惊得韦双双剩余的话全部吞回了肚子里。眼神一瞟,本以为是那蓝衣丫鬟,可是那丫鬟只是一脸惊愕的看着韦双双,好像还没从她刚刚那“忤逆”的言辞中清醒过来。再往旁边一看,那橙衣丫头,果然是她,一脸的怒容。
“哎?聂姑娘不用如此自谦,王爷对你的喜爱,本王妃知道就好。若能投的王爷的喜好,即便是被外人误解,本王妃也是甘之如饴。那么今日你就随本王妃走吧。”恭亲王妃连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给韦双双,直接要把人带走。
韦双双这回恼了,这恭亲王妃是摆明了无论自己如何推脱都不会放过自己了。时间太仓促,要怎么才能脱身?直接逃跑?那岂不是会连累自己家的生意,让爹爹难做?若是不逃跑……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活着见到爹娘了。
就在韦双双脑子乱成一团浆糊的时候,一个青衣男子从正门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并对着众人说:“这……恐怕不能如王妃的愿了。”
韦双双定睛一看,坏了!是大哥!
门外的阳光从韦青若的身后影射出来成一个光晕,仿佛那光就是从这俊逸的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般。这,这明明就是救世主啊!韦双双在心里嗷嗷的嚎叫着,恨不能现在就飞扑上去,给韦青若一个熊抱,再来一记口水亲。
“你是何人?竟敢忤逆王妃的意思!”蓝衣丫鬟心里别提多郁闷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尊贵的主子居然跑到青楼来帮王爷纳妾,这就够让她接受不了的了。可这该死的花魁居然如此难对付,不仅一副狐媚样子,还伶牙俐齿的。这些姑且就不提了,怎么随随便便进来一个男人就能冲撞主子了?
“在下韦青若,也是这立春院的少东家。”韦青若淡淡一笑,目光没有看向任何人,唯独一直看着韦双双,那眼神是那么的深情,那么的眷恋……所有人都认为这男子与韦双双一定有一腿。可是只有韦双双才知道,这是她大哥发怒的表现。别看韦青若这人平时和和气气的,仿佛没脾气一般,可是他越是温柔的看着你,那说明他越生气。看着状态,韦双双觉得今天一定是在劫难逃了……
“韦青若?可是青莲公子?”恭亲王妃有些诧异的看着来人,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英俊潇洒,虽是笑着,可是却有淡淡的疏离。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十八省的大老板了,青楼、赌坊、客栈、丝绸、陶瓷无一不涉猎,几乎是大清国数一数二的富人了。
“不才,青莲公子只是一些朋友的戏称而已。”韦青若这时才看向恭亲王妃,淡淡的说。
“刚刚公子说本王妃不能如愿?可是公子不肯割爱?不过公子既然是做生意的,那么不妨开个价,只要公子肯让聂姑娘随本王妃走,无论多少钱,只要公子开口。”恭亲王妃此时说话的态度完全不像刚刚那么趾高气扬了,反而是一种知书达理的感觉。真是善于伪装的女人,韦双双不屑的撇撇嘴。
“既然颜夕是我的心头之爱,又怎能轻易割舍?我想,王妃也一定有成人之美的心,不会夺人所爱吧。”韦青若完全不肯让步,开什么玩笑,韦双双生是韦家的人,死是韦家的鬼。若随随便便的被不知道哪里跳出来的王爷王妃给领走了,等爹回来……韦青若的头有些大了……
“好,既然公子如此痴情,那本王妃也乐得看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恭亲王妃话锋一转,有些怜惜的看了一眼韦双双,这一眼让韦双双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起来向她敬礼,真还不低刚刚那冷意透骨的眼神舒服些,这让韦双双总觉得在被算计一般,索性低下头,不去理会。
“不过什么?”韦青若笑问,仿佛笑容从来没有离开过韦青若的脸。那么自然,犹如阵阵春风轻抚而过,让人倍觉清新。
“本王妃与聂姑娘一见如故,不知公子今后如何安置聂姑娘?不妨告知本王妃,也让本王妃宽心啊。”恭亲王妃那副样子,仿佛刚刚真的和韦双双相谈甚欢,心觉怜爱一般。
“王妃不用担心,从今以后,立春院再也不会有花魁聂颜夕了。”韦青若当然知道恭亲王妃想要听什么,想要什么样的保证,那么就给她好了,反正他是不会再让韦双双踏足青楼半步了。
“那本王妃就放心了,天色不早了,本王妃就先行一步,回府。”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保证,那么也不必再演下去了,当即冷声吩咐。就这样,恭亲王妃同来时一般,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在场的人都不知道韦双双和韦青若的关系,还在纳闷,他们应该没见过啊,这花魁娘子是在少东家离开扬州之后才来的,怎么会是那种关系呢?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多嘴的。
“颜夕,不带我去你房里吗?”韦青若暖暖一笑,跟刚刚那疏离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宛若花开……
“好……”韦双双表情有些僵硬,机械的转身带路。
“你们该干什么?”韦青若淡淡的扫了一眼还在那里看热闹的一堆人。
“啊?是!”所有人的如梦初醒,顿作鸟兽散,该干嘛就干嘛去了。主子的热闹可不是随便看的……
看到众人离开,韦青若才信步跟着韦双双上楼,来到了她的房间。直到韦双双关上门,沏上茶,并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站做到椅子上悠闲品茶的韦青面前,韦青若也一句话都没说。
“大哥……”韦双双可怜兮兮的拉了拉韦青若的衣袖,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放电。可是韦青若根本就不吃她那套,跟她没存在一般无二,只是品茶,看都不看她一眼。
韦双双看韦青若还是一脸不认识她的模样,无奈只能据需可怜巴巴的说:“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说句话吧,我再也不敢了。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只是……”
“一个女孩子,趁爹娘和哥哥们出门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跑到青楼来挂牌子当花魁,还和当朝王爷牵扯不清,直到人家王妃上门来找麻烦,若不是吴梅儿知道我今天回扬州,偷偷跑来来找我,你觉得你今天会这么幸运吗?还有机会站在我面前和我说‘没什么’三个字吗?”韦青若放下茶杯,万年不变的笑容消失了,一脸平静的看着韦双双。
完了!这是韦青若暴走的表现!他平静了!韦双双死定啦!“哥哥!哥哥你别平静啊!”韦双双心里哀嚎……


☆、第十二章 欲哭,未无泪

秋天将近,可是扬州的天气依旧温和,如暖玉贴身一般让人舒服的想要长长地出一口气。不过如今韦双双常常叹气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被关禁闭了。
韦双双本以为大哥只是会教训教训自己便帮她把这一切都掩饰过去,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次她真的把万年老好人的韦青若给惹急了,不仅禁止她外出,还要把她这些“光荣事迹”告诉爹娘,让他们好好惩治她。
韦青若的话,她还历历在目,那温柔的声音说:“小妹,今年十五了啊……是该嫁人的好年纪了,等爹娘回来,我会把这段时间你的所作所为汇报一下。顺便呢,也帮你物色一位如意郎君,如此一来,也好收收你的性子,如何?”
开什么玩笑!不如何!等爹娘回来了,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奋力还击!虽然她有武功,可是外面还有人在看守……这个韦青若,至于把她了解的这么透彻吗?让她完全没有可趁之机,真是郁闷,哎……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响起,拉回了韦双双的思绪,转过头来,看到丫鬟正提着食盒进门。韦双双灵机一动,嘿嘿嘿……
“小姐请慢用,奴婢退下了。”丫鬟说完,转身要去开门离开。突然后脑一震剧痛,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啊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百里外的城郊,韦双双一身男装,笑的无比嚣张。她乔装成丫鬟的模样,将行李、细软、银票都装到食盒里,轻轻松松的离开了那个禁锢她的院子。趁人不注意悄悄从后门离开了韦府,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换了男装。多亏她聪明伶俐,不然只有做吃等死的份了。不知道一会韦青若若发现这个小妖精逃跑了,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韦双双这次是打定主意了,一不找到一个金龟婿来解救自己,绝对不会韦府了!此时,她正向城郊不远处的一个小村落赶去,趁着日落之前赶到就有地方住了,第二天再找一个向导和马车,就可以开始她幸福的江湖小人生啦!
韦双双发誓,她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就从来没有走过这么漫长的路!曲折的土道仿若一条沾满泥土的黄色丝带,一直在两旁泛黄的麦田之间延伸过去,没有尽头一般……
“我走不动了!”韦双双气愤的大喊,赌气一般的将行李往地上一扔,直接坐到了地上,耍起赖来。这路要怎么走嘛,如果在天黑之前走不到,那她可是要露宿野外啊!想到这里,韦双双又紧张的看了看天色,天啊!日暮西陲了啊!
都怪她之前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若是丫鬟送早饭的时候偷偷将她打晕溜出来,再顺便找一辆马车……不不不,找马车?那本事通天的大哥一定会一路追过来的。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了,韦双双叹口气。
“哎?小哥儿,你怎么坐到路中间儿了啊,你这让老汉怎么过去啊。”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想起,吓了韦双双一跳。回头一看,说话的正是一位坐在牛车上的老汉,看似庄稼人,裤腿上还有未干的泥水。
“老伯,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搭个车啊?我到前面的村子就下。”韦双双可怜兮兮的看着那老伯。
“老汉我也是到前面的村子,你上来吧。”那老伯人倒也爽快,同意了韦双双的提议。
就这样,韦双双上了牛车。一路上和那老汉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没过多久就小兄弟、老大哥的相称了。韦双双化名聂威。聂,取前世姓氏;威,取今世姓氏之谐音。谎称自己是为了逃避家里给他找的凶悍老婆才出来的。
“呐!老婆一定要找个贤惠的,不然成天凶巴巴的跟母老虎一样,谁还敢回家啦?小兄弟,你做得对,不过……你这么做,是不是有损人家女子的名声啊?”那老伯有些犹豫,韦双双看得出,这老伯为人很憨厚。
“不是,我没跟她定亲呢,都是我大哥一个人的意思。我实在是拗不过他,只能在他提亲之前我就跑路,不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